金铺兰蕙叩古音
新华网河北频道 ( 2014-12-17 10:04:17 )         稿件来源: 河北日报

燕下都西城南垣西段

青铜大铺首

   (一)

    1966年初春时节,冰冻的易水依然寒气逼人,残雪覆盖着一道道田垅,大地一片苍凉。易水南岸不远处的练台村却是热火朝天的另一番景象。第五生产队的社员们一早便来到队里的土场开始劳动,大家不顾严寒,挥锹执镐,刨、铲、翻,不一会儿,哈气伴着汗水在发梢凝结成霜,在朝阳的映照下银丝飘动、白气缭绕。“人勤春来早”,一分耕耘一分收获。

    正当大家干得起劲儿的时候,突然一个小伙子大叫一声“啊!什么东西这么硬,硌得我虎口生疼!”,小伙子不服气,又使劲铲了一锹仍是“当”的一声,土块纹丝不动,这时大家都聚拢过来七嘴八舌,有的说“直接用镐刨了”,有的说“用镐头砸碎看看是什么东西”……这时一位老者哈了一口气沉稳而淡定地说:“谁也不要乱动,没准儿是件宝物,大家慢慢地来。”有人就建议先把它周围的土铲掉,然后一点一点地剥离出来。于是有的拿镐,有的拿锹,小心翼翼地干了起来,随着周围土层的剥落,这件硬物逐渐露了出来,只见浑身透着幽幽的绿光,表面疙疙瘩瘩还套着一个环,奇形怪状的,分量很重,一个人想搬动还挺吃力。大家马上意识到这应该是一件“宝贝”。此时已日上三竿,人们听说附近正好就驻扎着一支考古队,这就是河北省文化局文物工作队燕下都工作组。于是村民们怀着敬畏之心,把挖出来的“宝贝”送交了工作组。纯真的年代、热情的干劲、质朴的心灵,考古队员被村民们那种敬畏文化和保护文化的朴素精神所感动。

    考古专家仔细研究这件宝贝后,啧啧称奇。它是一件铜铺首,但是体型之巨,极为罕见。那么这件罕见的大铺首背后究竟隐藏着怎样的故事呢?随即,考古队对铺首出土地点展开勘探调查,很快,他们锁定在古燕国国都燕下都的一个历史遗址老姆台以东170米处,试掘工作随即展开。期待能发现古燕下都更多的历史信息,考古专家们脑海里甚至开始勾勒燕国的历史真貌了。然而,随着考古工作的步步推进,考古队却没有发现任何坑穴类遗迹,出土的文物也全是建筑碎片,包括筒瓦、板瓦以及山云纹半圆形瓦当等,这件铜铺首竟然是唯一的一件完整器物。再也没有奇迹发生了吗?

    铜铺首的出土让考古队欣喜若狂,但是随后的沉寂,又让考古队陷入重重疑惑中。为什么没有进一步的器物出土?一时众说纷纭。最后,专家们从铜铺首最直观显著的纹饰入手定了一个较为准确的名字,于是“立凤蟠龙大铺首”从此走进人们视野,并享誉中外。

    铜铺首的发现地老姆台是燕下都考古工作发端地,也是燕下都一处重要的大型夯土建筑基址,因此,它属于燕下都的重要文物确凿无疑。

    (二)

    时光回溯到1929年,时任北京大学考古学教研室主任的马衡教授代表北京大学、北平研究院与时任河北教育厅厅长的沈尹默先生相商,以河北作为北大的考古发掘基地,首选地点便是燕下都遗址。之所以选择燕下都遗址,盖因19世纪末至20世纪初燕下都遗址不断有精美文物出土,引起包括外国列强在内的各色人等的觊觎,部分文物已流失美国。在这种形势下,中国人自己开展对燕下都遗址的考古工作显得尤为紧迫和必要。而马衡教授被誉为“中国近代考古先驱”,对中国考古学由金石考证向田野考古过渡有开创之功。

    这年11月,马衡和傅振伦先生等一行三人亲赴易县燕下都。初冬时节,寒气袭人,燕下都内衰草遍地,一派肃杀,只有高大的土台、巍峨的城垣,显示出威严和震撼。马衡教授等不顾年事已高,早出晚归,仅仅三天时间便对燕下都进行了全面勘察,之后傅振伦先生完成了《易县燕下都调查报告书》。有了这次勘察和摸底,马衡教授胸有成竹,随即开始了燕下都城址的发掘准备工作。为了赢得各方的认可和支持,翌年春三月,马衡教授以北大考古学会主席的身份主持召开了考古发掘燕下都的讨论会,之后又组织一系列集会、演讲,甚至还宴请名流,使燕下都广为人知,赢得各方的一致支持和响应,燕下都的发掘准备工作就绪。

    4月,一个风和日丽的日子,马衡率领“燕下都考研团”一行由北海团城出发,经过三天的颠簸抵达易县。彼时,燕下都内春意盎然,青翠欲滴的麦浪簇拥着山花点缀的土台,厚重古朴的城墙上也顽强地生长出不知名的小草,给苍老的身躯平添了些许生机。面对此情此景,考研团成员心情无比喜悦,旅途征尘一扫而过。4月27日便开始对老姆台进行考古发掘。老姆台位于故城北垣外,占地13000余平方米,高8米多。经过一个多月紧张有序的发掘,发现有建筑遗迹、排水设施、水井、居住址等,出土了2500余件半圆形瓦当,其中完整的即有600余件,几乎囊括了已知燕下都所有瓦当的式样。正当考古工作开展的井井有条之时,5月27日,故城西南角内的城角村发生了针对考研团的哄抢事件,考古工作被迫中断。这一事件的背后竟然是军阀孙殿英的魔爪。1928年,孙殿英借军事训练之名公然盗掘了东陵慈禧太后墓,震惊中外,文化界一片声讨,马衡先生曾主张严惩,惹恼孙殿英,其放出狠话要报复。据传此次哄抢事件,便是孙殿英指使。因此,为了马衡教授的人身安全,此次发掘停止,马衡教授先期撤离,其余人于6月中旬也返回北平。至此,历时仅一个多月的燕下都首次考古工作结束。虽然时间短暂,但是在时局动荡的年月实属不易,与当时同期开展的安阳殷墟遗址、陕西斗鸡台墓葬一道成为中国现代考古的奠基石。此次发掘的重要收获,为日后燕下都城址的考古发掘和科学保护提供了弥足珍贵的资料,也使燕下都为世人所熟知。

    新中国成立后,燕下都重又回到人们的视线,各项考古工作步入正轨。1950年重又对1930年的发掘资料进行了整理与研究,1950年末至1960年初,河北省文物部门对燕下都遗址又进行了调查和试掘,1961年燕下都被公布为第一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从1964年始直至1982年,河北省文物部门组织专业人员对燕下都城址开展了近20年的科学考古调查、勘探和发掘工作,取得了丰硕成果,一座总面积近50平方公里,历经二千余年风雨沧桑的古城完整呈现于人们面前。

    雄伟的城墙耸立四周,饱经岁月剥蚀,依然保存完整。宽大的根基、厚实的墙体、坚固无比的夯土,无不展现出都城应有的气势。燕下都布局还巧妙地利用了地形。围绕城墙开挖的护城河利用古河道而与易水相通,使整座城池河水环绕,既有防御之功效又有交通之便利,可谓进可攻退可守。放眼城内,南北中轴线上串起的四座高大夯土台基雄伟壮观,武阳台、望景台、张公台和老姆台四座大型夯土台基成为这座城市除城墙外最为显著的标志了。武阳台是城内的大型主体建筑,处于宫殿区中心,也是全城制高点,燕下都又称武阳城,因在中易水(又称武水)之北而得名。燕国国君在此处理政务、行使权利,是国家机器运转的中枢。

    (三)

    燕下都遗址内出土了数以万计的文物,是燕国昔日辉煌、燕文化魅力的见证,更是无数匠心独运、巧夺天工燕国先民的情感寄托。出土于老姆台的这件蜚声中外的大型铜铺首便是其中的佼佼者。

    铺首是大门上的环形饰物,古时住宅,门上都安门环,外人进宅必先叩环,而宫室、豪族、富户门上的铺首尤为讲究,环纽制作成似龙似虎状,多为铜质或鎏金,因此又称金铺,又因其置于门上以衔环,所以通称为铺首衔环,燕下都这件大铺首也应名为“铺首衔环”更准确。

    关于铺首,传说甚多,一般认为是龙生九子之一,名“椒图”。龙生九子,性格迥异,各有所好。如赑屃,形如龟,好负重,便成了石碑下的龟座。而椒图,形如螺,性好闭,便将它立于门铺,杜绝了门外的一切污秽,起到了有效的防范。也就是门上施以铺首,使之闭藏周密,门户安全。

    铺首在古诗文中更是不乏描绘,以汉赋名篇最为精彩。如扬雄《甘泉赋》“排玉户而飏金铺兮,发兰蕙与芎”,兰蕙与芎(也即川芎)都是香草,推开玉饰的宫门,清风吹动着金铺,送来阵阵花香。而以金铺为依托,抒怀情感最为著名的诗文当属杜牧的《过勤政殿》了,“千秋佳节名空在,承露丝囊世已无。唯有紫苔偏称意,年年因雨上金铺。”

    勤政殿,即“勤政务本之楼”,位于唐长安城兴庆宫的西南隅。唐玄宗曾在此处理政务,并举行重大国事大典。开元十七年(公元729年)8月5日,唐玄宗李隆基为庆贺自己的生日,在此楼批准宰相奏请,定这一天为“千秋节”,取“千秋万代”之意,布告天下。千秋节也就成了一年一度上下同欢的佳节。然而唐玄宗晚年“勤政务本”早成空名,只顾享乐而误国。安史之乱爆发,唐明皇被迫退位。唐王朝江河日下,盛世不再,千秋节也徒有虚名了。诗人杜牧经过此楼前,目睹时过境迁,重门紧闭,杂草丛生,一片凄凉之景,黯然神伤。曾经威严可畏的龙首金铺绿锈满身,如同长满了青苔一般。仅仅百年光景便如此凋零破败,诗人借紫苔的荣枯指代金铺的兴衰,感昔伤今,写尽对唐王朝的惋惜和对时弊的揭露。

    燕下都出土的这件铜铺首,无疑也是宫殿大门所遗,正所谓“宫殿不知何处去,金铺依旧显威严”。沧海桑田,当年的宫殿早已不复存在,只有这件铺首成为其唯一的见证。那么,当年气宇轩昂的宫殿为什么单单遗留下一件铜铺首,它又是怎么埋藏于此?应该说,考古学者数十年从未间断探索,孜孜以求答案,虽然目前还没有解开这一谜团,但这正是燕下都考古的魅力,廓清历史的迷雾,寻找未知的世界,成为考古人的责任和使命。

    (四)

    铺首,一般认为最早出现于春秋早期,后历经战国两汉、魏晋隋唐,直至明清均被广泛使用。燕下都出土的这件战国时期铜铺首,采用浮雕和透雕的工艺,由兽首和衔环两部分组成。兽面为饕餮(传说中龙的第五子,是想象中的十分贪吃的怪兽)、蟠龙、凤、蛇等8只珍禽异兽构成。饕餮,宽眉巨目,威严凝重;以戟纹作鼻,棱角分明;唇边密布须疵,嘴角獠牙出露,狰狞可怖。兽首顶部中央铸山形纹,尖端高耸,以此纹为依托上雕一立凤,颈向前伸,昂首怒目、张口吐舌,凤尾上翘,粗壮有力的双足各抓一蛇,蛇首左右相对挣扎状,蛇身缠绕凤翅。立凤两侧各饰一条四爪龙,龙颈自顶端向下弯曲前伸,张口瞪目,暴戾不驯,龙尾盘绕于兽首双耳两侧。环套于八棱形半椭圆形的衔中,环上亦饰双龙,曲颈俯首,怒气冲天。整件铺首通高62厘米、环外径29厘米、内径16厘米,重达21.5公斤。

    此铺首造型以饕餮为兽面,以凤蛇构成其额梁,以盘龙表现气势。兼具实用与美观。整件铺首巧构奇思,错落有致,整体与局部和谐统一,形神兼备而极具王者之气,是一件不可多得的艺术珍品。铺首作为宅第门饰,表达了守御、驱鬼、辟邪之意。燕下都这件铺首,整体给人一种不可抗拒的威慑之力,体现着王权的神圣和等级的森严。遥想当年,巍峨的宫殿,厚重宫门紧闭,唯铺首赫然夺目,给人一种神秘敬畏之感。而今,巍峨的燕下都宫殿早已消失在历史的尘烟中,曾经的威严不再,面对青铜大铺首,我们体味到的是一种强烈的艺术感染力。2010年,作为河北博物院十大珍宝之一的燕下都青铜大铺首亮相上海世博会,再一次引来中外人士的赞叹,燕文化的独特魅力体现得淋漓尽致。

    又一场秋雨过后,轻寒可人,秋意正浓,伫立易水畔,恍若隔世。曾经体现王权等级威严的铺首,早已褪去其神秘的外衣。如今铺首已成为承载传统文化的一种建筑装饰,无论是寺庙殿宇,还是村寨民居,铺首随处可见。金铺飏兮,兰蕙馨香,我们分明感受到是盛世的祥和与历史的脉搏。

  作者: 徐海峰 编辑: 张恒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打印本稿
新闻中心
考古发现
勘探发掘 考古研究
石家庄市赵县贾吕村发现新石器时代遗存 邺城发现“海量”佛像入选2012中国考古六大发现
· 金玉缀合笼寒梦
· 黄骅市海丰镇遗址考古发掘研究工作初见成果
· 邢台隆尧乡观发现夏商遗址
· 康保县发现800年前金代古城遗址
· 易县燕下都发现清雍正进士单钰撰文石碑
学术园地
学术著作 文物春秋 诸家之言
· 《明蓟镇长城考古报告》入选“2013年度全国文化遗产十佳图书”
· 《邢台开元寺》出版发行
· 《中国出土壁画全集》荣获第三届中国出版政府奖·图书奖
· 《新城开善寺》出版发行
· 《大地守望》出版发行
文物知识
文博地图 资料信息 他山之石
· 揭开历史面纱的人(上)
· 揭开历史面纱的人(下)
· 关注“一路一河”申遗成功:丝路花雨跨国开新卷 话说运河活态护遗产
· 百年前影集中的井陉文物
· 民间艺术瑰宝——武强民间木版年画
01007011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136727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