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见石上鸟 却比君家多
新华网河北频道 ( 2017-05-09 14:07:49 )         稿件来源: 保定市委宣传部

  图一

  图二

  一位朋友说,李苦禅先生画的鸟比天上飞的多。这虽然是一句夸张的话,却也表明李苦禅先生平生爱鸟,从展翅高飞的鹰到叽叽喳喳的雀,无不在他的水墨世界里活灵活现,达到不朽的境地。特别是他画的水禽更是让人垂怜不舍,顾盼不移。我时常被他笔下水禽图所具有的独特韵味和意味所感染,不能言语,痴痴凝望。

  李苦禅先生是齐白石大师的第一入室弟子。当时的齐白石在画坛并非显赫,李苦禅是被白石先生的开拓、创新的精神所折服,投身其门下。时名李英,又名李英杰,苦禅之名得自于学友的戏称,竟被他采纳。后人只知李苦禅,不知李英杰。齐白石对这位弟子十分看好,他曾说:"英也过我,英也无敌,若老死不事大名,是无鬼神矣。"真乃伯乐也。

  近日再读李苦禅先生的水禽图,发现不少画面上都题有白石老人的诗句:"昔日过洞庭,烧烛渡狂波。曾见石上鸟,却比君家多。"我所看到的最早的一幅作于1957年,最大的一幅作于1980年,时间跨度20余年,足以见得李苦禅先生不忘师恩,追随先生的风骨。在这些水禽图中,有单只,有双禽,亦有群禽,无论是哪一种,都充满勃勃生机,源于自然,超越自然。既有雕刻的壮美,也有细腻的柔情。走笔行墨,没有半点的拘谨,却有行之有度的豪放;磅礴的气势直逼眼帘,把生命的火焰燃烧得天际有色,熊熊不息。李苦禅先生驾驭笔墨犹如摇舢板于惊涛骇浪之中,有惊无险,笔到墨止。特别是老年的李苦禅,走笔随心所欲,处处雄健苍劲,却又笔简意繁,境界毕现。

  作于83岁的水禽图就有好几幅,幅幅题有恩师白石大师的诗句。也许是人生不了情的怀旧,也许是一种返朴归真的新追求。

  先看那只双足立于陋岩上的水禽。它很十分散淡地展开翅膀,自如地放松脖子,望着远处的河流。也许它曾经在那里有过丰硕的收获。昔日的时光重现眼前,多少风云变幻,匆过眼,只有阳光最好--我来晒晒翅膀(图一)。

  再来看看作于北戴河的巨制《荷塘鸬鹚》(图二),它长达5米,宽近2米。九只鸬鹚分布三个部位,姿态迥异,栩栩如生。右上角题曰:"昔日过洞庭,烧烛渡狂波。曾见石上鸟,却比君家多。先师白石翁题余画鸬鹚诗。岁在庚申初秋月于北戴河,八十三叟苦禅记之。"左边又题:"曩居江南西子湖畔,养鸬鹚数只,朝夕观其出没水中,捕鱼之术,聚散沉浮相助,大有趣也。因以写之,较快意耳。是时小雨初晴,海浪吼声中题于画之尾。"由此可见,虽然艺术高于生活,但任何艺术种类都离不开生活,离不开观摩,绘画亦然。这幅巨制缘于西子湖畔的那段难忘岁月,而立之年的李苦禅一边教学,一边生活,一边画画。

  整个画面,设色美好,近乎自然,尽显天趣与生机。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在如此诗情画意里,九只鸬鹚自右向左分为群:二、三、四。或情态悠然,或欲展翅;或嬉戏,或长唳;或梳羽自怜,或瞭望远方。即便是随手添置岸边的水草,也在微风中摇曳生姿,万种情态,尽得风流。

  凝视良久,我不禁想起小时候跟随"放鱼鹰"的流浪汉,浪迹河汊的那段日子。鸬鹚(鱼鹰)也是我的所爱。我们常常在它们的口中夺鱼,滋补贫血的生活。 包光潜

  

  作者: 编辑: 郭梦林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打印本稿
要 闻
县区新闻
时 政
社 会
财 经
视频新闻
保定视频20170110
保定视频20170109
保定视频20170108
保定视频20170107
专 题
2016年保定两会 2016年保定两会

焕发最佳状态,履职担当实干。

访 谈
莫道桑榆晚 为霞尚满天 莫道桑榆晚 为霞尚满天

“痴心华发弄红绿,妙笔潇洒无藩篱;有意耕耘何道晚,出手脱俗运率气……”

01007011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9409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