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1-30 08:28:46
> 正文

新业态新岗位,灵活就业成职场新起点

2020年11月30日 08:28:46来源: 文汇报

  原标题:时尚博主、短视频达人、带货主播……新岗位涌现让大学毕业生实现自我价值

  新业态新岗位,灵活就业成职场新起点

夏佩泽参加“人民优选直播大赛”复赛。 (本人供图)

  打卡各地特色酒店,分享旅行经验和时尚穿搭,这是上海商学院95后毕业生菲菲的工作日常。毕业一年多,菲菲成为微博平台上粉丝逾两百万的时尚博主。为何选择成为一名全职博主?她的回答是“这份工作带来的成就感无可替代,而且社会对博主这类灵活就业方式越来越包容,当博主的路也可以越走越宽”。

  不仅是菲菲,随着数字经济的发展,大学生的就业观也在发生变化。在如今的年轻人看来,工作不只是“找家公司,上下班打卡”,它还要有趣、有前途,紧跟时代浪潮、能够实现自我价值。新业态的蓬勃发展恰好带来新岗位,越来越多的大学生,选择这类新岗位作为职场起点。

  好工作不等于铁饭碗,灵活就业也能成就满满

  “有一天一觉醒来发现突然多了六千多个赞,涨了几千个粉丝,还有商家私信我能否接广告。”大学期间菲菲做过公关实习,练就了PS、剪辑、文案等多项技能。去年大学毕业后,她顺利入职一家知名酒店。工作之余,她喜欢在小红书分享自己的日常。一夜激增的粉丝数让她骤然发现,社交账号的经营可以发展成副业。

  从最初的旅行分享、酒店分析、穿搭、美妆全线发展,到逐步分析点赞博文和粉丝偏好,工作之余,菲菲不断改善分享内容,更加精准地瞄准受众。很快,她的粉丝过万,单条广告价格从两三百元快速涨至五位数,广告收入远超工资。思考再三,她选择辞职做全职博主。

  “辞职不单是出于经济原因。”菲菲表示,自媒体行业竞争激烈,只有优质内容才能杀出重围。而优质内容离不开时间的打磨。一张最终用于广告中的照片,背后往往是被甲方弃掉的十多张照片,更不用说策划、修图耗费的大量时间。“一个账号想要做好,必须全心全意。”菲菲告诉记者,自己在酒店的工作,5-10年的时间才能晋升一个级别。相比这份工作,做博主带来的成就感无可替代。

  通过知识分享博主的身份,华东师范大学播音与主持艺术专业研一学生徐学人也获得了满满的成就感,还实现了成为配音演员的理想。

  今年3月中旬,正在读大四的徐学人在哔哩哔哩网站推出自制小视频《配音演员疯了:一人全役配音》,迄今播放量已逾80万次。两分多钟的视频中,他一人就为《海绵宝宝》里蟹老板、章鱼哥、派大星、海绵宝宝等五个角色配音,被粉丝们点赞“一个人就是一个配音棚”。除了这类逗趣视频,徐学人还制作了如《声音美容课》《新冠肺炎可怕不可怕》《世界名画中的瘟疫故事》等通俗易懂又硬核的知识微课,收获好评如潮。如今,他的账号已有近70万粉丝,慕名而来的工作邀约不断。记者联系到徐学人时已是凌晨十二点半,他刚结束在录音棚的兼职,“很辛苦,但更多的是开心。”

  近日美团研究院发布《生活服务业新就业形态和灵活就业的发展特征和发展趋势》,灵活就业群体中,超六成是90后。越来越多的年轻人不再信奉“铁饭碗”,愿意在新业态中寻找机会。

  “新职业新业态的工作环境和氛围跟年轻人的追求很契合。”上海交通大学文创学院教授姜进章分析,自媒体、短视频等行业自由度较高,相比传统行业给予年轻人更宽广的自我展现空间,“在这些新兴的‘草根行业’中,年轻人更容易展示自我并获得成功。”

  正如菲菲所言,博主不受行业、职业、年龄限制,她的身边既有兼职的健身博主,也有二胎妈妈做母婴博主……“我们的共同特点是热爱,大家从不同垂直领域找到了自己的定位,通过做博主发现更好的自己。”

  新业态成为吸纳大学生就业的重要力量

  “买它!买它!买它!”今年双十一的零点,李佳琦直播间人数高达1.6亿人次,点赞数超2.5亿,评论超2.4万,打破了直播带货的历史纪录。上海商学院大三学生夏佩泽也观看了这场直播,但相比其他消费者,她更多是在学习。

  早在去年她就对直播带货产生了兴趣。在朋友介绍下,夏佩泽成为一家电商公司的兼职主播。“从屏幕后走到屏幕前,感觉很神奇,又有点摸不清门道。”两个多月的接触让她萌发了做一名专业电商主播的想法。夏佩泽并非一时头脑发热,她说,自己看中了直播生态的巨大发展潜力。

  据《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统计,网民中电商直播、短视频和网络购物等应用的用户规模增长最为显著,上半年直播带货500亿人次观看。而李佳琦和薇娅等电商头部博主也在今年拥有了新名字——“互联网营销师”。

  为了积累直播经验,夏佩泽报名参加了学校数字商务研究中心的项目,以负责人的身份组建了8人团队,助力新疆巴楚县销售农产品。从策划到执行,从文案撰写到小程序开发,夏佩泽完整了解了直播全过程。“直播当天有2.8万人观看,巴楚枣夹核桃我们卖出了372盒!”回忆起当天的情况,夏佩泽很自豪:“这不仅是一场销售,更让我感受到电商直播能助力扶贫,很有价值!”今年11月,夏佩泽报名参加“人民优选直播大赛”,获“最具潜力奖”。“这激励了我成为一名更好的主播。”夏佩泽说道。

  不止是互联网营销师,从2019年至今,国家陆续发布三批共38个新职业。有专家表示,38个新职业5年内用人需求将达9000万。记者在采访中也发现,在今年的校招岗位中,与新业态相关的职位明显增多。不少互联网大厂更是开出高薪逆势扩招。例如,今年11月字节跳动的校招岗位超过1250个,覆盖教育、商业、游戏化等。

  上海外国语大学2021届英语教育专业学生罗丹目前已签约字节跳动,即将成为一名KA(重点客户)销售。“抖音有7亿活跃用户,我的工作就是把流量商业化。”在罗丹看来,在当下的流量经济时代,找工作也要顺应潮流。记者从上海外国语大学就业指导中心了解到,上外每年与互联网企业签约的学生人数呈上升趋势。

  这种趋势也在其他学校得到印证。据智联招聘联合中国人民大学中国就业研究所发布的《2020年大学生就业力报告》,一季度互联网/电子商务行业位列就业较好的10个行业。

  同济大学设计创意学院2021届毕业生沈妍君即将入职盒马设计团队。“公司比较年轻,同事也很年轻,我每天都能接触新事物,有一些想法也可以在较短周期内落地。”在沈妍君看来,找工作就像找对象,“还有什么比年轻、有趣又有前途的对象更吸引人呢?”

  姜进章告诉记者,无论是直播电商还是5G下的互联网行业,他们的发展是大势所趋。且随着数字经济的发展和成熟,直播的内容和品类会更加垂直化,将来直播方甚至可能成为企业的内容代理。未来,兼具创造力、想象力和专业技能的交叉型人才会更受企业欢迎。(记者 吴金娇)

+1
[作者: 吴金娇  责任编辑: 袁丽娜 ]
相关新闻
      加载更多
      0100701100100000000000000111132711267998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