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7-24 09:43:34
> 正文

涉县相继发掘16座清代墓 墓葬规制极高

2020年07月24日 09:43:34来源: 燕赵晚报

  罕见古墓群揭开六百年家族传奇

  涉县相继发掘16座清代墓 墓葬规制极高 一代廉吏成“网红”

清代家族墓葬群规模庞大。

墓葬“门楼”既精致又气派。

墓室由上等石料砌成。

个别墓葬由两个墓室组成。

  连日来,邯郸市西部太行山区涉县,发现规模庞大的清代家族墓葬群,引起社会广泛关注。据有关人士介绍,这些古墓不仅是邯郸区域迄今为止保存最为完整、规制极高的清代墓葬,而且再现和印证了涉县马布村“康氏”家族600余年生生不息、杰出人物层出不穷的传奇佳话。一个村,一个古墓群,一段村庄史,将历史还原,并定格在数百年前。一个家族的繁衍生息,一个村庄的史海钩沉与变迁,因一个古墓群的重见天日,而成就一段佳话。

  古墓“尘封”半个多世纪重见天日

  涉县龙虎乡马布村四面环山,风景秀丽,现有居民多达5500余人,故有涉县“巨村”之称。因为近期邯钢搬迁项目主要集中于村庄西部,考古工作者对施工现场进行文物勘探时,相继发掘16座古墓和一些文物。

  7月22日中午,记者在马布村山脚低洼处看到,10多个古墓坐东朝西排列有序,自南向北长约200米,东西宽100余米,虽然大小、规制不同,但基本结构相似,主要由墓室、墓门两部分组成,多数为砖混结构。

  位于核心区的3个墓葬明显与众不同,全部由石料砌成,中间一个规制最为豪华,除墓室地面铺设青砖,摆放1米多长的供桌,墙壁、拱圈均为上等石料外,门楼4米多高,造型既精致又气派,上方牌匾镌刻“名高五马”四个大字,显示墓室主人身份特殊,拥有较高社会地位。

  据邯郸市文物保护研究所介绍,经初步鉴定,涉县马布村古墓为清代乾隆年间家族墓葬群,保存十分完好,无论墓葬的规制,还是规模,在冀南一带可以说是屈指可数,为研究当地丧葬文化和风土人情提供了重要资料。

  马布村居民康二明是“康氏”家族第24代世孙,他曾进入一个墓室,亲眼看到一个写有“举人康秉礼”的石碑,而“康秉礼”位居家族第11世,是清代廉吏“康杰”的父亲。

  康会廷今年71岁,自幼喜爱收集和整理与家族相关的资料、信息,并保存着十分完整、翔实的家族宗谱。

  在老人的记忆里,“康杰”家族墓葬群属于“官墓”,地表“封土”看起来与普通百姓坟头没有两样。由于无人看护,被盗十分严重,只是“康杰”墓前一个2米多高,写有“诰奉”的雕龙石碑显示出主人的显赫地位。到了上世纪60年代,因为“破四旧”遭到人为毁坏,一大片古墓渐渐变为农田。

  “康氏”千余口人一脉相传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涉县马布村人口众多,但姓氏并不复杂,主要为申、康、苗、李、王、赵等几个大姓,其中“康氏”一族至少1500多口人。

  据康会廷老人收藏的家族宗谱显示,公元1388年(明洪武二十一年),“康氏”始祖康道明自山西洪洞县迁徙至涉县马步村安家落户,前三世都是代代单传,到了第四世才子孙满堂,先后生育“称”“平”“斛”“斗”“满”5个儿子。

  康会廷等人属于“康斗”分支世孙,而村西清代家族墓葬群的核心人物“康杰”为第四世掌门人“康称”的后代,其与妻子李氏生育两个儿子“纡基”和“绶基”,下面又有6个孙子。

  康会廷老人系康家第16世,辈分最大,家族中辈分最小的排列到第25世。对于两者相差如此悬殊的原因,主要与各个家族“分支”是否人丁兴旺有关。

  经过600多年的世代繁衍,如今马步村“康氏”家族已发展到100多个分支,世孙遍及各地,总人数难以统计,其中不乏名流、才俊。

  廉吏“康杰”功勋卓著被敕封三代

  据当地史料记载,“康杰”生于1724年(清世宗雍正二年),字超凡,号双峰,1739年(乾隆四年),年仅15岁的他天资聪颖考中举人,祖、父、孙三代登科中举,为河北衣冠之望族。

  1747年(乾隆十二年),“康杰”考取进士,历任江苏桃源、沛县、盐城、青浦等地知县,后升任邳州知州。

  在盐城任职期间,淮水暴涨,百姓受灾,“康杰”乘小舟,冒风吹浪急,勘灾户、赈灾民,几次险翻入水,视死无畏,率民兴筑水闸,防洪抗潮,为百姓盛赞。

  邳州大盗王匡是盗窃、抢劫要犯,彪悍凶暴抢掠他人财物,兵役不敢招惹。“康杰”升任知州后,微服勘查民情,以查烟户为名,不顾个人安危单枪匹马赴陈家坊,出奇不意将对方捕获处死,余党四处逃散。不到半年时间,他平反冤假错案多达数百起,被百姓誉为“康青天”。

  同时,“康杰”严以律己,居住平民房屋无雕刻和装饰,衣饰平平。平时博览群书,知识渊博,勤于笔耕,曾有遗集数十卷。

  1796年(乾隆六十年),“康杰”重返邳州上任不到半年以身殉职,享年72岁。其为官数载因孜孜为民,功绩卓著,被乾隆皇帝破格敕封三代。

  古墓群成了“网红”打卡地

  涉县马布村清代家族墓葬群除了引起文物工作者的深厚兴趣外,众多自媒体闻讯蜂拥而至,竭尽所能利用网络直播赚取流量,就连本报记者的现场采访也成了追逐的热点。

  据这些直播者介绍,他们来自全国各地,热衷于考古方面的新发现,已连续在马布村拍摄10多天时间,其中最吸引“粉丝”眼球的是墓葬规模之大,规制之高,以及墓室主人的身份,出土了哪些文物等。

  记者经过多方了解,清代家族墓葬群考古发掘工作已接近尾声,经与“康氏”后人协商,墓葬内的遗骨已移至他处妥善安葬。有关墓葬主人身份信息的证据虽未找到,可一代廉吏“康杰”沉寂200多年后,目前已成为备受热议的“网红”人物。 (文/图 记者  )

+1
[作者: 王铎  责任编辑: 杨丹宇 ]
相关新闻
      加载更多
      010070110010000000000000011129091126279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