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2-09 09:04:07
> 正文

二孩效应多出来的服务需求和挑战

2018年02月09日 09:04:07来源: 河北日报

 

  石家庄一个二孩家庭,小哥哥亲吻刚出生不久的妹妹。 齐 明供图

  距离2016年1月1日我国正式施行“全面二孩政策”,已有两年多时间。

  1月18日,国家统计局公布数据显示,2017年全年出生人口1723万人,其中,二孩出生占比进一步提高,达到51%,比上年提高5个百分点。

  添丁加口,让过去曾基于“三口之家”设计的商品和商业服务体系开始研究消费者新的需求;医疗、教育等公共服务领域也在寻求改变以应对新的挑战;在最容易被人们忽略的心理层面,二孩家庭中的每一个成员,都在甜蜜、焦虑、疲惫混杂的情绪中,开启了新生活。

  二孩效应,在我们看见和看不见的地方,正逐渐显现。

  多出来的商品

  从大件到小件

  “俩娃都睡了,微信打字太慢,咱们视频聊吧。”

  1月16日晚10时,秦玉代发微信给记者,白天我们的两次通话都因她照顾孩子中断,此时才是她宝贵的个人时间。

  33岁的秦玉代,家住石家庄裕华区某小区,在去年9月迎来自己的“二孩时代”。现在,大儿子8岁,小女儿5个多月。

  就在几天前,她将家里85平方米的小两室卖掉,在二环外买了一个140平方米的大三室。

  着急换房,是因为秦玉代产假即将结束,婆婆、公公要来帮忙带孩子,小两室已经住不下六口人。

  和秦玉代家一样,随着二胎政策完全放开,过去最常见的“三口之家”的家庭结构,正在演变成“四口之家”的局面。房间够不够住,成了二孩家庭必须考虑的现实问题。

  “不管是请老人帮忙带还是雇保姆,两室小户型已很难满足一个四口之家的居住需求,三室、四室的大户型正在成为二孩和准备要二孩家庭的置业方向。”石家庄一家地产中介经纪人许倪表示。

  二孩降临,除了需要一个大房子,一些家庭也在考虑换辆空间更大的车。

  “7座MPV,带着父母和两个孩子一块儿出行完全没问题。而且座椅布置灵活,第二排座椅向后转180度,可以和第三排对坐交谈。放倒第三排,腾出的行李空间放两辆婴儿车也没问题。”

  齐杰,省会南二环一家4S店的导购,一边顺手放倒一款MPV样车的座椅,一边向来看车的一家四口介绍。

  “二孩政策放开后,许多家庭结构发生变化,如果是三代同堂,一家六口出行,传统5座的轿车或SUV就坐不下了,6座、7座MPV现在被许多家庭纳入换车考虑对象。”齐杰说。

  二孩政策不仅影响着家庭住房、汽车等大件的购置,市场上也出来很多小物件。比如一人带俩娃出行神器——儿童防走失手环的热销。

  “只带一个孩子,大人可以不错眼珠地看着,但兼顾两个就费劲。像这样一端扣住孩子手腕,另一端可以套在我的手腕、背包、腰带或者婴儿车、购物车上,中间用加粗的钢丝相连,牵一个,推一个,不管过马路还是逛商场,感觉安全多了。”家住省会阳光花园的二孩妈妈成方圆,向记者展示她刚从网上买的儿童防走失手环。

  买手环的起因,是成方圆险些把4岁的老大丢了。“在商场给老二换纸尿裤的工夫,老大就找不到了。求助商场广播寻人,幸好被保安发现。”成方圆很后怕,听保安讲有这样的手环,果断下了单。

  成方圆购买的这款儿童防走失手环,在多家网店月销量都已过千。

  不过,面对养育两个孩子的经济压力,许多号称“剁手党”的宝妈们在买母婴用品时,想尽各种办法去节省。

  家住邯郸某小区的孕妇吴娜娜,是一个2岁孩子的妈妈,还有一个多月,老二就要出生了。

  为了在两个孩子的纸尿裤上省些钱,吴娜娜和小区的5位宝妈合付了6000元预付金,以七五折的价格从一家纸尿裤大代理商那里集体采买。“单片纸尿裤的价格从1.6元降到1.2元,两个孩子一天要用十四五片,能省下五六块钱。”

  同时,她还通过亲戚朋友和三十多位家住邯郸市区的宝妈建立了宝妈换购微信群,用来发布闲置孕婴童用品信息。

  “老大的学步车转借给了别人,换回来一辆儿童扭扭车。等老二将来学走路,再用扭扭车找人换一辆学步车。”吴娜娜盘算。

  有交换不出去的,吴娜娜会挂到二手交易网站上,卖给其他有需要的宝妈。

  每个妈妈背后都是一个家庭。二孩政策放开后,许多原本已“雪藏”在地下室的婴儿床、婴儿车、产后塑身带、喂奶小夜灯等,又转售到新的家庭里继续发挥价值。

  多出来的服务

  从产后护理到妇儿医疗

  与二孩政策放开联系最为紧密的服务行业当属产后护理。使用催乳师、月嫂、月子中心等服务的人越来越多,也带来了相关行业的格局之变。

  高军素在石家庄做催乳师已经十余年,绝大部分客户,都是熟人介绍。

  “过去很多产妇患乳腺炎,堵得像石头一样硬,甚至已经化脓,产妇们想问问谁认识手法好的催乳师,没几个人知道。现在孕产妇多了,做催乳的也多了。”高军素说,有了熟人的介绍,人们对催乳师更加信任,治疗过程中也越来越配合。

  二孩政策放开,身边生娃的人多起来,加上网络社交软件交流便捷,别人怎样养育孩子,成了新妈妈们的重要参照。

  坐月子雇用月嫂,也越来越普遍。

  “生老大的时候婆婆不让雇月嫂,自己伺候月子累得腰疼腿疼,这几年她身边朋友家女儿、儿媳请月嫂的越来越多。现在我生老二坐月子,她主动提出请月嫂,还和月嫂学起科学护理。”成方圆说。

  高需求下月嫂身价一路飙涨,好月嫂大多需要提前6个月以上预定。

  高收入吸引更多年轻女性进入这一行业。学员整体学历层次也在提高,而且更加年轻化。

  “现在80后、90后的宝妈更倾向于找35岁到45岁之间的月嫂。年轻,意味着精力更充沛,接受新事物、学习新知识更快。我们的学员平均年龄大约四十岁,不仅有专科生,还有本科生。”石家庄市嫂子家园家庭服务公司董事长孙兰介绍。

  与月嫂的高需求同一节奏,短短四五年时间,提出坐月子一站式服务的月子中心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如今仅石家庄市区就有十余家。但以贵著称的月子中心,在激烈的行业竞争下,价格正回归理性。

  “2015年准备生老大时,我去了几家月子中心了解,中档价位要五六万元,嫌贵没去。去年准备生老二,又走访了几家,已经降到三四万元。”刚从省会一家月子中心坐完月子的秦彩月说。

  “月子中心价格能降下来,二孩政策放开是重要原因。客户多了,空房率低了,让出一些客单利润,总利润仍能保住。”省会一家月子中心的负责人说。

  与市场主导的产后护理行业爆发式增长的局面不同,公共医疗服务领域,正经历着资源和人才的相对短缺。

  “等了半年,脊灰疫苗终于到货了。”1月23日,在省会裕华区裕东卫生院,二孩妈妈冯琦带着8个月大的儿子补种本该2个月时接种的脊灰疫苗。

  据裕东卫生院工作人员介绍,脊灰疫苗紧缺断货,是赶上新的二价脊灰减毒活疫苗和原用的三价脊灰减毒活疫苗新老疫苗替换,再加之全面二孩政策落地,双重因素叠加所致。目前我省各疫苗接种点脊灰疫苗已陆续从大月龄孩子开始补种。

  和疫苗一样“不赶趟”的还有儿科门诊和产科门诊。

  孩子闹,大人躁,就诊环境乱糟糟……在今冬我省出现的这一波流感高峰中,儿科医疗资源的短缺更加凸显。

  1月19日上午,省儿童医院中央大厅“热闹非凡”,孩子的哭闹声、家长的安慰声、电子设备叫号声充斥着整个医院。

  在省儿童医院输液大厅,每张床上都挤满了人,一张床上甚至会挤有两三名孩子,很多患儿甚至被挤到楼道和大厅里挂吊瓶。

  建立完善儿科人才培养体系,多渠道培养儿科医生的工作正在进行。在全国儿科专业恢复招生的大背景下,2017年,河北医科大学增设儿科学本科专业,学制5年,并开始招生。

  同样在石家庄市妇产医院东院门诊楼,等待叫号产检的孕妇或坐或站,挤满各科室外的等候区。

  “每次产检都要花一上午时间,即便只有一两个检查项目,大部分时间都在排队。”前来产检的一位孕妇说。

  多出来的挑战

  从职场压力到产后抑郁

  80后、90后作为当下主要的生育群体,他们本身大多是独生子女,职业理念和教育理念都不同于上一辈人,对于自身角色的转变、职业规划和孩子未来的教育、抚养标准,已经与他们的父母大不一样。

  在二孩政策放开后,准备和已经要了二孩的家庭,有了更多不得不面对的挑战。

  对于女性,一大挑战来自职场。

  30岁的求职者陈舒超,去年5月辞去了石家庄一家地产媒体网站的编辑工作后,一直在家带娃。“工作需要我每天早晨6点半起床更新微信公众号,只要我一醒,孩子就不再睡了,又哭又闹。几乎让人崩溃,不得不辞职了。”

  但没想到,今年年初孩子长到1岁,陈舒超想再找工作,却处处碰壁。

  “几乎每次面试,对方都会直接问生育问题,有没有生孩子,打算什么时候要,要几个……”

  “我们有现实压力,”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年轻创业者坦言,“如果生二胎,要休两次产假,按现行政策第一次产假158天,孩子一岁前还有哺乳假,企业需要考虑用人成本。”

  一个新的现象在石家庄许多写字楼里出现:企业为哺乳期员工专门准备吸奶室和冷藏母乳的专用冰箱。女员工放弃中午喂奶时间,每天在单位吸奶,晚上下班再把储存的奶带回家。

  职业上的压力是可以放到明面上说的,有些则更为隐蔽,只能默默承受。比如产后抑郁症。

  “放在以前我自己也不会理解,我怎么就会想到过死。”如今,二孩妈妈、28岁的刘玉庆幸自己从产后抑郁中走了出来。因为产后频繁乳腺炎,几个月前,她曾在日记里绝望地写道:世界上90%的妈妈都可以给孩子正常哺乳,为什么我这么没用,我对不起孩子,不配做妈妈。

  日记本上还有她大圈套小圈的泪痕。同样的问题她在几年前生育第一胎时也曾遇到,但却没这次二孩出生后抑郁得这么明显。

  “分娩后由于疾病、激素不平衡、社会角色的变化所带来的身体、情绪、心理等一系列变化,容易发生产后抑郁症。一些二孩妈妈比第一次生育时年龄又大了几岁,体力精力的差异、家庭和社会压力的增长,可能更容易导致产后抑郁。”石家庄市妇产医院产科主任医师张素娥表示。在欧美国家,产后抑郁症的发病率是非常高的。在国内,以往妇产科医生大多只关注了产妇产后的身体健康,对产妇心理健康重视度不够,造成发现得少,看上去发病率低。如今随着二孩家庭的增多,家庭和社会都应对这方面有更多关注。(记者 李冬云)

+1
[作者: 李冬云  责任编辑: 李玲 ]
相关新闻
      加载更多
      0100701100100000000000000111073311223878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