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0-27 09:39:22
> 正文

为什么那么多人怀念他——百姓眼中的民警吕建江

2017年12月06日 10:04:00来源: 河北新闻网

  2017年11月30日下午,吕建江还在微博上回复网友的咨询,次日7时去世。

  12月5日,吕建江综合警务服务站揭牌。记者史晟全摄

  阅读提示

  12月5日下午,吕建江生前工作过的石家庄市公安局安建桥综合警务服务站,正式更名为吕建江综合警务服务站。

  吕建江走了,但吕建江为人民服务的精神要留下来。

  从1日到5日,在这几天的走访中,我们听到了更多关于吕建江的故事。

  他忙,不分分内分外

  时光倒回到11月30日19时前后,吕建江裹着一身暮色回到家。因为晚饭吃得少,妻子崔利平还埋怨他,剩下菜浪费。吕建江说,不是不想吃,有点吃不下。

  没人知道,这时的吕建江是不是已经感觉不舒服。但他曾经是一名受过专业训练的军医,他一定多少知道,自己的身体出了问题。可从20时到24时,他一直在忙:发出了四条微博,解答了几位网友咨询,在工作群里交代工作。

  妻子喊了他几次让早点睡觉,吕建江都说,站里事多,我得盯着点,你先睡吧。对于出警的注意事项,吕建江在工作群里嘱咐了又嘱咐。直到凌晨时分,他才跟妻子说,有点不舒服,给我找个药。

  吕建江忙,特别忙。

  战友李根来2014年到石家庄办事,顺便给吕建江打了个电话,想唠唠,结果吕建江把地点约在了省四院附近的警务站。“本来想和他吃个饭,可看他全身披挂着装备,只好匆匆说了几句话就告别了。”

  女儿吕子田早就发现,自从父亲转业当了民警,全家人就少有一起出行的机会了。“有时候周末想一家去公园逛逛,我问爸爸能一起去吗,他总是说,你们先别打算我,我这没准儿呢。”

  吕建江忙,工作职责范畴内很忙。

  11月30日这天,上午吕建江到省公安厅开会,回到站里就快中午了,下午他为前来办业务的市民处理了多起违章。

  作为警务站站长,在本该倒休的时候,吕建江还承担着上传下达以及维护警务站运转的管理工作。因为警务站工作突出,还要接待来参观学习的外地同行。

  “老吕今年还没休过一个完整的公休日,也没一天正点回来的。有时候说回来了,走半路又被叫走了,就算回来了,站里有事还是会找他。有一阵儿,孩子睡了他还没回家,孩子早晨去上学了,他还没起来,好几天爷俩谁也见不着谁。”妻子不是没有抱怨。

  吕建江忙,为职责之外的事儿也忙。

  不止一次,歇班的时候,22时过后吕建江的电话还响。人们找他咨询落户、违章、治安的各种事儿。吕建江听完,知道的会耐心解答,不知道的会回复人家,“你这个问题还真是不常见,明天我问了再给你回电话行吧?”挂了电话妻子抱怨,这谁啊,这么晚,就不能明天再问?吕建江嘿嘿一笑,我也不知道,生号。

  吕建江的电话是公开的,网上都能搜到。很多人不知道办事流程,甚至找不到派出所的具体位置,都找吕建江咨询。

  作为吕建江的朋友,李建华不止一次深更半夜看到吕建江还在回复网友。“我说他,你自己有高血压你不知道啊,他就嘿嘿一笑,‘人家半夜咨询咱个电信诈骗的事儿,咱休息骗子不休息啊。’”

  12月2日下午,一位在北京工作的石家庄姑娘,专程赶到吕建江家,握着崔利平的手一直哭。她说几年前,家人去世要办销户,跑了好几趟都办不了,最后在网上@吕建江。当事人其实并不是吕建江的辖区居民,这事儿也不是吕建江的责任范围,但吕建江帮她跑了一个多月,终于办下来了。

  他办法多,却从来没用到自家身上

  吕建江是个活泛人,创立了很多全省第一。第一个网上社区警务站、第一个实名注册微博账号的警察、第一个失物招领网……

  吕建江最早出名是因为2009年创立网上社区警务站。但很少有人知道,他为什么要创立这个网站。“有一回老吕回来跟我念叨,那天下着大雨,一个群众打着伞到所里办户口,抱怨说,跑了好几趟了,不是缺这就是缺那。”妻子记得,吕建江当时嘟囔,要是有个网站,能把办事流程都公布到上面,老百姓就方便了。

  网上社区警务站还真建成投入使用了。但很少有人知道,当月,吕建江的工资只拿回家几百块钱,另外3000多元他用来支付网站维护费用。

  智能手机普及后,吕建江又开通了微博和微信公众号。在吕建江的手机里,还保留着11月30日16时40分的一条网友咨询,几分钟后吕建江回复了对方。这也是他生前最后一次通过手机回复网友的咨询。

  其实作为一名巡警,很多网友咨询的事儿,吕建江都是“现学现卖”。

  “我的公益岗位和户籍工作相关,遇到户籍方面的咨询,老吕就问我,我解答不了的,还得替他找我的同事问。”妻子回忆,有一次吕建江接了一个咨询电话,挂了以后打了七八个电话才问明白怎么办,又给人家答复过去。

  吕建江给老百姓解决问题很主动。

  2013年5月4日20时33分,一名网友在新浪微博发帖求助:“广平县的家人因腹疼休克,正在赶往石家庄的308国道上,请教到省四院的最佳路线。”

  当时吕建江的微博名气还没那么大,网友并没有@他,是他自己发现的。吕建江主动与网友取得了联系,一边询问病人病情,一边搜索出一条最快捷的行驶路线,连同自己的手机号一起发了过去。21时21分,病人家属发来短信说病情不见好转,吕建江立即安排值班民警驾警车迎接。

  22时07分,民警接到病人马上为救护车开道奔向医院。吕建江不放心,又联系电台,不停地转告救护车行驶路线及实时位置,请沿途车辆和行人避让。当晚22时12分,救护车顺利到达医院,病人及时手术,成功脱险。一段正常行驶需要20分钟的路程,仅仅用了5分钟。

  吕建江给老百姓解决问题很灵活,可自家的事就是“办不成”。

  李根来一直不明白,一个包片的民警,辖区那么多企业,跟哪个企业“打个招呼”,不能给家属安排个工作?可老吕媳妇随他转业后在家待业了三年,直到2007年才申请到了公益岗位,月工资至今不到1400元。

  但吕建江给辖区困难户丁忠光一个人,就介绍了3份工作。

  2004年前后,丁忠光和爱人双双下岗,暂住在留村,非常困难。得知丁忠光的家庭情况后,吕建江主动给村里做工作,在村市场上给丁忠光划出一个摊位,别人一个月60元管理费,丁忠光只需交30元。

  “人家村民为摊位都争破头,吕哥硬给我跑下个摊位来。”其实,丁忠光比吕建江大一岁,可她感觉吕建江更像哥。

  两年后,摆摊收益不好,吕建江又把她介绍到村里的网吧做保洁。网吧拆除后,丁忠光再次失业,吕建江又介绍她到润德五金市场做保洁。

  今年7月,保洁公司整体更换,丁忠光不好意思再找吕建江。“吕哥去世的前三天,去润德五金市场那块办事儿,还给我打电话,说到了市场怎么没看见我。我跟他说了情况,他还埋怨我。”丁忠光泣不成声。

  “那年我住院,吕哥塞给我200块钱。”吕建江去世后,她第一次去了吕哥家,当得知吕建江生前口袋里从没超过300块钱,除了警服就没两件像样的衣服时,丁忠光放声大哭。

  他干事,把老百姓的每一件小事当大事

  警务站的活儿,很多都是求助咨询调解这些鸡毛蒜皮的事儿。但要把每一件小事儿都按规章制度办好,就能极大地方便群众。

  11月30日13时左右,吕建江发了一条带图片的微博。“都说我纸和墨用得快,我也不想啊,这才三天。”配图是厚厚一沓打印纸,都是处理交通违章的处罚决定书。

  按照规定,石家庄市的110警务站都能处理交通违章,但个别警务站有时候嫌麻烦,会推脱说连不上网。而吕建江所在的警务站是全市处理交通违章量最多的警务站之一,甚至有市民跨区域跑来,因为只要来了就一定能办成。有时候群众去站里办业务,赶上确实连不上网,吕建江就让人家留个电话,或是记下车牌号,帮人家处理。

  “老吕就是这么个人,交给他个事儿,他特别当事儿。他总说,人家信得过咱,找到咱了,该办的要办好,不归咱管、可咱还有能力办的,也得办好。”崔利平说。

  2004年,从部队转业到地方成了走街串户的片警,吕建江有的不只是工作岗位的不适应,还有过很多委屈。“有一回老吕出警处理一起纠纷,一方指着老吕的鼻子骂,你收钱了,偏向他们那边。”妻子说,吕建江回家委屈得直掉泪,但擦擦眼泪,他说,不管干啥,既然来干事,就得干成事儿。

  为了干成事儿,吕建江没少搭钱。制作网站用钱、制作停车卡用钱、回复网友咨询要电话费……他的大方都用在了干事上,但对自己却抠到了家。

  妻子拿出吕建江生前用的包,右下角已经磨掉了皮,去世前几天,吕建江刚用胶水粘过,女儿还笑话他,说好歹你也是个正科级领导、一级警督,这样还能背得出去?吕建江说,在底儿上,别人看不见。

  “老吕在的时候,特别喜欢穿西装,可每次说给他买,他都舍不得。那件200来元的西装,他只有聚会、开会才舍得穿。除了警裤,平时就两条裤子,还是亲戚送的……”妻子说到这,眼泪一颗颗掉在吕建江的照片上。

  吕建江干事,不分大小事,在他眼里,都是大事。

  贺权曾是吕建江的“徒弟”,2013年在警务站当过辅警。“以前夜班跟师傅巡逻,很多路段走过一遍没发现什么问题,师傅仍会严格按照要求来回走几遍。”贺权说,当他抱怨说少走几趟也行时,吕建江教育他说,“事情是大是小,看你怎么对待它。你把它当成大事它就是大事,你觉得是小事它就成了小事。每天按要求认真做事,成了习惯,每件事情坚持起来也就不难了。”

  把每一件小事当大事,是因为他心里装着老百姓。

  2015年夏季,石家庄阴雨连绵,警务站旁边的配电站受潮,路口信号灯突然不亮了。“吕主任给市交管局打过电话,就自己到路口疏导车辆去了。”辅警薛顺群说,那年出现了好几次信号灯故障,每次吕建江都会过去疏导。“一开始我们觉得这是人家交警的事儿,可主任说,咱们也穿警服,只要是服务群众的事,能做的咱们都该做。后来,我们也就跟着主任一起疏导车辆。”

  今年夏季的一天,吕建江在站里值班,透过警务站的玻璃,他看到一个老太太提着菜篮子在路口来回走。“是不是找不到家了?”吕建江念叨了一句。

  走过去一问,果然,老人只能想起儿子的名字,忘了家在哪儿。吕建江把老人搀扶到站里,通过警务系统搜索老人提供的家人姓名,再逐个核实,最终把老人平安送回了家。

  “当时站里好几个人,大家都看见老人了,可就老吕第一时间看出了问题。要不是心里揣着老百姓,他能这么麻利?”吕建江警务站民警张华说。记者 白云 尹翠莉

+1
[作者: 白云 尹翠莉  责任编辑: 赵博 ]
相关新闻
      加载更多
      010070110010000000000000011118061122065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