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1-10 10:28:34
> 正文

陈傲禹:爱“哭鼻子”的小冠军

2019年01月10日 10:28:34来源: 河北日报

  省速度滑冰队队员陈傲禹

  爱“哭鼻子”的小冠军

  陈傲禹在参加2016—2017年全国少年速度滑冰锦标赛期间留影。 田国俊摄

  “滑起来,步伐大一点”“弯道加快节奏”……

  2018年12月12日,哈尔滨冰上训练基地,气温为零下九摄氏度,河北省速度滑冰队教练田国俊一边掐着秒表,一边朝着一个个飞驰而过的队员大声喊着。

  今年14岁的陈傲禹正是省速度滑冰队队员之一。每天早晨6时许,陈傲禹和她的队友们都会准时出现在训练场,开始一天的训练。

  2016年10月,陈傲禹入选省速度滑冰队。2017年3月在黑龙江大庆举办的2016—2017年全国少年速度滑冰锦标赛,是陈傲禹在国家级比赛中的“首秀”,令人惊讶的是,她竟然一下子包揽了7项冠军,成为河北省恢复速度滑冰项目后的第一个全国冠军。

  “没想到会拿冠军,可能是比我厉害的选手恰好都没来比赛吧。”谈及此事,小姑娘谦逊地说。她表示,现在要做的还是进一步练好基本功。

  都拿了全国冠军,还要锤炼基本功?面对记者的疑问,陈傲禹笑了:“对啊。进省队之前我都没滑过真冰。”

  原来,陈傲禹出生在有“轮滑之都”美誉的秦皇岛,一开始练的是轮滑。

  由于家境困难,她的第一双轮滑鞋,还是教练帮着找来别的队员穿小了的,37码的轮滑鞋对当时刚满8岁的陈傲禹来说“就像一艘大船”。她要穿好几双袜子,还要把鞋带勒得紧紧的,但训练时脚还是会在里面晃,没几天就磨出一脚水泡。

  但这丝毫不影响陈傲禹对轮滑的喜爱,她说自己非常喜欢滑行时那种“飞一般的感觉”。每次出现在训练场上,陈傲禹都很卖力,常常是领滑的那个。

  功夫不负有心人,陈傲禹的轮滑水平迅速提高,在多个比赛中取得了不错的成绩。2016年10月,通过跨界跨项选材,她成了省速度滑冰队的一员。

  虽然陈傲禹能踩着轮滑鞋“飞舞”,但滑冰鞋比轮滑鞋难掌控多了。第一次上冰,她怎么也控制不住冰刀,重重地摔了好几跤。

  尽管滑冰与轮滑两个项目的技术动作看起来很相似,但还是有诸多细微的差异。受以前练习轮滑的影响,刚开始上冰的时候,一到直道陈傲禹的身体重心就压不下去,很影响速度。

  但不怕吃苦的精神再次帮助了陈傲禹。

  为了纠正直道身体重心压不下去的毛病,教练每天给她“吃小灶”,一次次看录像回放,调整技术动作,再和知名运动员的比赛视频做对比,在细节上反复抠。约莫过了大半年,陈傲禹终于攻克了这个技术难关。

  “别看这孩子性格内向,不怎么爱说话,但训练起来特别拼。”在田国俊眼里,陈傲禹小小的身体里蕴藏着巨大的能量。“一个动作别的孩子可能也就是练个五六分,她一定会练到八九分。”

  陈傲禹不但刻苦,而且要强。如果训练动作反复做不到位,她就会着急地偷偷抹眼泪。

  抓住了陈傲禹的这些特点,田国俊有意识地“鞭打快牛”。她的训练计划往往比其他队员超前,有时候还要单独制定。

  陈傲禹还有一个优点,就是赛前的准备特别仔细。

  “一到比赛现场,她就两眼放光。”田国俊打趣地说,赛前别的孩子一般会打打闹闹,以缓解紧张,陈傲禹却总是趴到赛道边的围挡上,全神贯注地观察对手的情况。

  因此,2017年陈傲禹在全国少年速度滑冰锦标赛上初出茅庐,便惊艳四座。

  小小年纪的陈傲禹也算个“老运动员”了。她不但很适应而且很享受在队里的生活。闲暇的时候,她会提笔练练曾学了五年的国画,或者和队友们在冰上玩个游戏……“感觉生活挺有意思的,和教练、队友们在一起,很开心。”她一脸阳光地说。

  和许多同龄的小姑娘一样,陈傲禹也爱“哭鼻子”。犯了错误“挨训”的时候会抹眼泪,想家的时候也会偷偷掉眼泪。“泪点比较低。”她不好意思地自嘲。

  “因为年龄还小,目前陈傲禹还处在‘塑形’阶段,主要是进行基本的体能和冰上训练,练好基本功,另一方面要锻炼更强大的心理素质。”田国俊表示。

  这个冰雪季开始后,省速度滑冰队将更多地通过以赛代练锻炼队伍、积累经验。陈傲禹说,目前,她和队友正在备战2019年1月在大庆举办的全国青少年速度滑冰锦标赛,以及将于今年4月进行的第二届全国青年运动会冰上项目比赛。

  “希望新的一年能继续取得好成绩。”小姑娘信心满满地说,“我最大的梦想就是能站到冬奥会的赛场上。我一定全力以赴,争取滑得更好。”(记者 陈华)

+1
[作者: 陈 华  责任编辑: 袁丽娜 ]
相关新闻
      加载更多
      0100701100100000000000000111132711239660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