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0-27 09:39:22
> 正文

冰心玉壶托起奥运之梦

2018年02月02日 10:48:15来源: 河北日报

  原标题:省残疾人冰壶队 冰心玉壶托起奥运之梦

  近日,河北省残疾人冰壶队正在哈尔滨体育学院紧张地训练。

  相对于危险系数较高的室外冰雪项目,在室内进行的冰壶运动显得“温柔”了许多。但队员们要穿着薄薄的冰壶鞋,在零下10摄氏度左右的冰面上一站就是两三个小时。

  冰壶又称冰上溜石,是以队为单位在冰上进行的一种投掷类运动。有人把冰壶称作“冰上国际象棋”,“落子”时运动员需要“精打细算”。此外,冰壶对运动员之间的默契和团队配合有较高要求。对于残疾人来说,这中间有许多想象不到的挑战。

  无声世界的无障碍交流

  这是训练中的一幕:省残疾人冰壶队听障冰壶组的周宁恒趴在冰面上,仔细“对焦”两个冰壶之间的位置,以便为队友掷壶“精确制导”。然而,由于交流障碍,队友还是领会错误打偏了。

  一旁的教练赵冉赶紧示意暂停,把队员叫到一起,一边讲解一边比划。“健全人一句话就可以沟通的事,在我们队必须反复比划、画图和示范。”赵冉说。

  23岁的赵冉曾是哈尔滨冰壶队队员,多次入选国家冰壶队,随队获得过亚洲青年冰壶锦标赛亚军。2016年退役后,赵冉开始执教我省残疾人冰壶队。

  对执教生涯充满期待的赵冉,没几天就因为沟通障碍打起了退堂鼓。“本以为只要手把手教,队员们照着做就好了,但现实并不是我想的那么简单。”赵冉告诉记者,因为不懂手语,每次尽管他一边讲一边比划半天,队员们还是一头雾水,不明所以。“我带着10名听障运动员,他们之间的手语表达方式也不相同。相互间沟通得不顺畅,对于冰壶这样一个依靠团队配合的项目,是极为不利的。”

  不仅如此,因为听障运动员大多与人交流困难,队员的生活管理、心理疏导等全都需要赵冉负责,这让他不免焦头烂额。

  但随着接触的增多、了解的加深,赵冉的想法也逐渐改变。他说:“这些残疾人运动员都非常单纯、善良、无私,相互间的感情也很纯粹。再加上队员们对我十分信任,我说让他们做多少次力量训练、跑多少米,他们都会不折不扣地完成,让我从心底觉得不能辜负了他们,必须把队伍带出个样子来。”

  从此,赵冉不仅通过看书、找老师自学手语,还结合冰壶的技战术特点,自创了20多种交流手势,包括“擦冰”“大力击打”“踏板”“旋转”等。经过反复磨合,赵冉和队员基本实现了交流无障碍。

  2016年6月的全国残疾人冰壶锦标赛,赵冉带领组队仅3个多月的省男子听障冰壶队首次参赛,就爆冷击败黑龙江队,获得冠军,并因此获得了代表我国参加世界聋人冰壶锦标赛的机会。2017年,赵冉又率河北女子听障冰壶队获得全国亚军。

  把“硬功夫”练成“绣花功”

  省残疾人冰壶队轮椅冰壶组的队内训练赛正如火如荼。47岁的霍振玲一个人坐在轮椅上,注视着场上队友的每一次投掷,当有队友把冰壶掷出界外,她会迅速将壶拢到一起,送到起点交给队友。

  霍振玲来到省残疾人冰壶队仅有1个多月的时间,目前还无法随队参加比赛,但一些简单的投掷技巧她已经基本掌握。

  霍振玲是康保县人,自小患有小儿麻痹症,双下肢残疾。她曾是我省一名优秀的残疾人举重运动员,参加过5届全国残疾人运动会,获得过3金1银1铜,并在2004年雅典残奥会上获得过铜牌。退役后,她在张家口市交通局有了一份稳定的工作。

  2017年11月,当省残疾人冰壶队找到她,希望选拔她入队时,霍振玲犯难了——残疾人举重与冬奥冰壶毕竟是两个风马牛不相及的项目,能举起120公斤重的杠铃不一定能把十几公斤的冰壶投掷得恰到好处,再说,自己毕竟已47岁了,还有没有必要放弃安稳的生活,挑战一个完全陌生的领域?

  但经过反复思考,霍振玲最终还是选择了省残疾人冰壶队。谈及初衷,她说:“毕竟2022年冬残奥会要在家门口举办,这是多么大的舞台!登上冬残奥会舞台的机遇都向我招手了,我怎么能错过。或许我年纪大了,参加冬残奥会只是奢望,但如果队友中能有人参加冬残奥会,我也算圆梦了。”

  轮椅冰壶运动员需要通过手杖来完成掷壶,这对运动员的手感要求极高。开始,上肢爆发力很强的霍振玲经常感觉还没用力,壶就已经掷出界了。为了把已有的“硬功夫”练成“绣花功”,霍振玲拿着手杖一遍一遍重复掷壶动作,反复揣摩。她还自制了沙包,在训练之余为自己“加餐”,模拟掷壶的力量和节奏。

  霍振玲不仅自己努力,还充分发挥自己作为队内“老大姐”的优势,言传身教,帮助教练做好年轻队员的思想工作。18岁的张帅雨正是爱玩的年纪,面对日复一日的枯燥训练,情绪难免产生波动。霍振玲就把曾经的成功经验与张帅雨分享,告诉他运动员都有这样一段时期,熬过去,就会上一个台阶。

  27岁的张云霞很有天赋,但训练时总是不能全心投入。霍振玲的一丝不苟,慢慢感染了她。“跟霍大姐在一块儿,觉得自己不努力就说不过去。”张云霞说。

  现在,张云霞训练时总爱和霍振玲“凑群”,不仅自己的训练任务完成得好了,还帮霍振玲提高了基本技术。而霍振玲也在一天天的进步中,重新找到了最初练举重时的那股激情,越来越有信心。

  河北省残疾人冰壶队教练刘文昊说:“我们之所以选拔霍大姐入队,在一定程度上也是看中了她原来的运动经历。冰壶是一个集体项目,需要有一个心理素质过硬的主心骨,以便关键时刻提振全队信心。从目前来看,我们的目标实现了。”(记者 张 晶)

+1
[作者: 张 晶  责任编辑: 李玲 ]
相关新闻
      加载更多
      01007011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23589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