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1 19:16:57
> 正文

河北梆子实验戏剧《牺牲》观后感

2017年07月11日 19:16:57来源: 新华网

  杨开慧重于泰山的牺牲——河北梆子实验戏剧《牺牲》观后感

  王离湘

  7月1日,由河北省艺术职业学院创排,梅花奖演员彭蕙蘅领衔主演的河北梆子实验剧《牺牲》,作为今年河北参加第十五届中国戏剧节唯一入围的优秀剧目,在宁夏人民会堂上演。

  该剧由河北省知名剧作家刘兴会编剧,上海京剧院一级导演王青执导,自2016年1月成功首演以来,先后组织赴京展演、省内巡演近20场,成功塑造了杨开慧可亲可敬可爱的民族英雄艺术形象,得到观众广泛赞誉和专家高度认可,并在今年2月于中央电视台戏曲频道播出。

  作为唯一入选本届戏剧节的艺术院校作品,既具有鲜明的学院风格,又不失独立的探索性,值得我们很好地总结其成功之处。

  一、 聚焦精神追求与灵魂塑造,突出思想性二、 作为河北省参加第十五届中国戏剧节唯一入围的优秀剧目,主办方有意安排该剧于7月1日演出,正是出于对《牺牲》一剧艺术地表现了共产党人为理想与信念,甘愿自我牺牲的高尚精神境界,塑造了引领时代前进的优秀党员形象,凸显了极强的现实意义和时代价值。

  《牺牲》通过对杨开慧的英雄人格、母性人格、女性人格等不同人格侧面的刻画,展开爱情与信仰、坚守与放弃、灵魂与肉体、理想与现实的戏剧冲突,集中描摹了杨开慧与毛泽东伟大的爱情,反映了上世纪二三十年代波澜壮阔的社会历史画卷,彰显了一名共产党人在面对敌人的屠刀下至死不渝、忠守信仰的高尚节操,进一步揭示了中国共产党领导全国人民一步一步走向胜利的历史必然。

  作为一部非典型的革命历史题材剧目,《牺牲》没有将表现的重点放在杨开慧与毛泽东相识相知、携手从事革命事业、最终牺牲等这些为大家所熟悉的情节上,而是结合当下历史语境环境的变化,从关于人生的思索、从关于人生价值的考验,从纯粹理想主义的角度,重新解读杨开慧的历史形象,着力于精神与灵魂的塑造,展示杨开慧烈士牺牲前从牢房走向刑场过程中对人生价值的叩问。在这一理念下,题材如何开掘,人物形象如何展现,戏剧结构如何构成,逐步剥开、呈现杨开慧的内心世界成为了全剧主线。全剧的戏剧冲突不是行为上的冲突,而是理想的冲突、信仰的冲突,是对未来构想的冲突,因而提升了剧目整体的思想境界,在舞台上塑造了一个全新的杨开慧形象。《牺牲》这一剧目中,无论是主人公与国民党反动军官李琼的对决,还是与老狱警的对话,都烘托和细致刻画了杨开慧的英雄人格、母性人格、女性人格,于戏剧张力间彰显坚不可摧的革命意志,令观众深受教育和感染,接受了一次生动深刻的革命思想洗礼。

  二、兼顾传统特质与手法创新,突出艺术性

  《牺牲》作为一台河北梆子实验剧,志在创新,立足河北地域文化特色,在保持河北梆子传统艺术特质的同时,深刻把握人物的思想与情感世界,风格简洁写意、意味隽永,大胆探索,强化艺术张力和舞台表现力。

  为了表现杨开慧作为妻子、母亲的普遍人性与革命者的超凡境界,《牺牲》打破了故事叙述的完整性,采取片段化的艺术形式,撷取了杨开慧牺牲前狱中的三个片段,描写了杨开慧作为革命领袖的妻子、秉持革命理想的母亲和坚定革命信仰的共产党员的光辉形象。因此剧目更加注重人物精神世界探查,注重人物情感波澜的细致描摹,将杨开慧从容就义的心理支持剖析得淋漓尽致,感人至深。这种打破常规叙事结构,着力抒写人物内心情感发展变化的方式,构思巧妙,在舞台上以极简主义手法,塑造了杨开慧、李琼、老狱警这三个代表着不同理想的人物形象,打破了以往同类型题材作品以故事性和传奇性为主的构思方式,体现出极强的观念性和思辨性。该剧在舞台上采取固定空间的呈现方式,以狭窄逼仄的狱中空间反衬人物广阔浩渺的心灵境界,具有极强的戏剧张力。舞台简洁而不简单,没有复杂的舞美设计,只通过三块幕布,表现封闭的监狱高墙。通过幕布投影,表现杨开慧自由高翔的精神境界,与其身陷囹圄形成鲜明对比。同时,通过灯光的运用,将视觉效果集中在舞台中心的杨开慧身上,在其独自抒情吟唱时,丝毫不感到舞台空旷。

  《牺牲》的唱腔激昂婉转,既具有河北梆子的特色,又结合实际做了改良。在这部100分钟的戏剧中,河北艺术职业学院戏剧系主任、梅花奖演员彭蕙蘅的表现十分抢眼。她所饰演的杨开慧戏份占全剧的八成以上,最长的唱段有12分钟,特别是在结尾部分,敌人费尽心机要杨开慧屈服,最后不惜用儿子的生命来要挟。在狼狗的狂吠与孩子的哭喊中,杨开慧悲恸欲绝,此时有8分钟清板如泣如诉,唱腔从婉转到高亢,展示了一个坚定的共产党员为理想与信念,与母性的自然情感做出最后的斗争,最终走向祭台,实现精神升华的艰难过程。一部优秀剧目展示着一所艺术院校的教学水平,有实力的艺术院校必然会积聚起这样的艺术张力和创作冲动。《牺牲》的创作立足于河北艺术职业学院服务于教学的要求,在优秀的编剧、导演、主演与演职人员的共同努力下,在艺术上更加讲究规范,在选材时也更加注重典型,整个创作过程追求完美、精准。尤其是彭蕙蘅以其多年的演出和教学经验,在学院的大力支持下,独辟蹊径,大胆创新。这种教学与创作演出并重,发展教、学、演三位一体的人才培养模式,实现了学院课堂教学、舞台实践、观众效果等环节有效对接,值得我们认真思考和深入研究。

  三、融汇现代意识与写意审美,突出观赏性

  《牺牲》还是一部具有强烈现代审美意识的探索性戏剧。作为河北梆子实验剧,其既符合现代观众的审美需求,也充分尊重了传统戏曲的审美特色。

  该剧在人物设置上只有三个主要人物,分别是杨开慧、主审官李琼和老狱警,剧情全部依靠这三个形象推进,给了演员很大的再创作空间。因此在人物的塑造上,回归了依靠演员表演的传统。但是,比起传统戏曲,《牺牲》人物塑造注重了内心的起伏与变化,更加注重细节的表现,剧目依靠演员深入细腻的表演来支撑,符合现代审美意识,更能为年轻观众所接受。

  《牺牲》一剧对于传统戏曲的回归主要体现在写意性回归上。传统戏曲的写意性在该剧中得到了现代化的展现。在舞美上,充满了写意思维,杨开慧身处的牢房在舞台上以光圈等虚拟形式呈现,追求视觉隐喻。在舞台的后方利用三块投影幕布制造空间,在幕布上投影血痕、野兽以及鬼影等具有象征意义的写意影像,以烘托杨开慧的英雄气概、反动派的无耻凶残。这种处理手法也使得舞台简洁大气,令人物形象更加丰满,性格更加鲜明。在表现手法上,着力将内心形象外化,如戏曲青衣的形象以传统戏曲的水袖技巧及其他表演技巧表现杨开慧受刑时的痛苦;黑衣人的形象以现代舞蹈形式表现敌人内心的穷凶极恶。这既是该剧的戏剧性和实验性之所在,也是对传统戏曲的一种回归和致敬。

  该剧由于采取了片段化的表现手法,还整体呈现上表现出意识流式的蒙太奇效果。譬如,依靠灯光营造写意性空间,在封闭的监狱环境中,以投影等形式在代表监牢墙壁的幕布上呈现井冈山上骑马战斗的剪影、闺中密友窃窃私语的茜纱窗以及毛主席诗词,这些都与监狱的封闭空间形成了鲜明对照,成为了杨开慧内心世界的外化。

  综上所述,剧目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实现了大胆创新,在表现思想性、艺术性方面进行了探讨,让人耳目一新。剧情跌宕起伏,扣人心弦,巧妙运用矛盾冲突,敲击心扉,触及灵魂。譬如在生与死、自由与纪律、信仰与背叛、理想与现实、坚定与彷徨、光明与黑暗、正义与邪恶、苟且偷生与大义凛然、大爱与小爱等等信念冲撞、情感纠葛、生死抉择面前,表现出杨开慧作为一名共产党员对共产主义无限忠诚,对中国共产党无限忠诚,对中华民族无限忠诚,对伟大领袖毛主席无限忠诚的光辉形象,其所表现的大无畏的革命情怀与坚定的理想信仰令人高山仰止,可歌可泣。

  诚然,该剧作为一部实验戏剧,难免存在一些不足,譬如由于意识流形式的运用,有些情感的爆发缺乏合理的铺垫;舞台的节奏还有待提升;人物的行为还有不符合身份之处等等,但是瑕不掩瑜,该剧在戏曲表达英雄人物精神世界的探索上取得了很大的收获,确实为河北省舞台戏剧的一部优秀作品。我也相信,河北梆子剧种一定会在继承与创新,保护与发展方面随时代与时俱进,绽放出更加灿烂的光辉,为社会主义文艺事业繁荣发展贡献力量!

[作者: 责任编辑: 吴广庆]

相关稿件

0100701100100000000000000111073311213021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