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6-28 09:46:09
> 正文

邮驿考古的活化石——鸡鸣驿

2020年06月28日 09:46:09来源: 燕赵晚报

  去年夏初的一个周末,曾专程奔赴张家口怀来,去访向往已久的鸡鸣驿。

  如今看来,鸡鸣驿不过是一个有城墙庇护的小村庄,但是,它在中国古代建筑史、古代交通史、古代军事史,乃至世界邮驿史的研究上,却占有极为重要的地位,有“中国邮驿考古的活化石”之称。以居民人口和占地规模而言,鸡鸣驿算得上我国最小的城;以交通枢纽、贸易集镇而言,却又有可能是天下最大的驿站。所以,这座微小驿城给予我最大的感动是,它以海纳百川的姿态容纳了那么多功能的建筑——不但设有驿丞署、驿仓、把总署、公馆院、马号,还有戏楼和寺庙。驿站的配套设施,诸如旅店、粮店、草料店、饭店等等,也一应俱全

  未到鸡鸣驿前,对它最直接的了解,来自于一个展览。最近几年,每逢农历春节,在国家文物局指导下,全国各地文博机构都会联合推出相应的生肖文物图片联展。2018年是农历戊戌年,展览定名为《骏犬啸天——戊戌狗年新春生肖文物图片联展》,包含800多件全国各博物馆馆藏的与狗相关的文物、民俗资料,讲述人与狗相依相伴的人文故事,多方面展现狗在人们生活中的重要地位以及独具中国特色的生肖犬文化。其中,河北博物院提供的文物图片为:战国中山王厝爱犬的金银项圈、院藏宋代绢画《鸡冠乳犬图》《萱花乳犬图》扇页、宣化辽墓壁画《备茶图》《茶道图》以及怀来鸡鸣驿泰山行宫壁画《张仙送子图》。这组生肖文物,意趣十足,各臻其妙,我兴趣浓厚地逐一探究,撰写了《漫话中山王厝爱犬的金银项圈》《灵犬萌萌入画图》等几篇文稿。由此,使我对鸡鸣驿泰山行宫壁画《张仙送子图》有了直观深刻的印象,也对鸡鸣驿心生向往。

  那天早晨从省城出发,驱车五个多小时奔波到怀来县城,再出城去访鸡鸣驿,已是午后时分。出了县城没多远,望见一座孤零零的山峰,突兀在洋河盆地上,状如覆斗,更像一座天然墩台,那就是鸡鸣山,“驿”因山而名。高高的城墙上,雉碟犹在,巍然如山。明隆庆四年(1570年)在先前土堡的基础上,镶为砖城,城砖为直角方形又厚又长。城墙周长699丈,垣高3丈5尺,与宣化府城墙一样尺寸,古驿入口有“鸡鸣山驿”四个大字。

  烈日当空,人困马乏,景区不准外来车辆进入,购买门票时顺便雇了辆电瓶车代步。出乎意料的是,司机小卢师傅非常健谈,每到一处,都主动担任讲解员。他讲的内容,都是自己亲眼所见亲耳所闻,虽然上升不到“历史”层面,是地地道道的百姓视角,而且是当地百姓视角,与专家的学术视角大不相同,是网络或书籍中见不到的。

  从文昌阁出来,小卢说下一站是泰山行宫。我问:那儿有《张仙送子图》吧?听到这话,小卢竟然有些惊喜:“您怎么知道?”为了避免话题复杂化,我只简单说了句:网上看到的。看得出来,小卢对《张仙送子图》非常熟悉和喜爱,来到泰山行宫后,直接将我们带到这幅壁画所在的西配殿。

  泰山行宫又名泰山庙,供奉的是东岳大帝之女碧霞元君。庙中现存三间正殿,前出抱厦,左右带耳房,东西设配殿。明清时期,正统道教在国家政治生活中受到限制,而泰山碧霞元君信仰却达到了鼎盛,“泰山行宫”(娘娘庙 )遍及全国,鸡鸣驿这处泰山行宫应该是在这个时代背景下建立的,距今已有400多年历史。如今,鸡鸣山每年元君圣诞前后(农历四月十八)仍有热闹的庙会活动。民间传说碧霞元君神通广大,能保佑农耕、经商、旅行、婚姻,能治病救人,尤其能使妇女生子,儿童无恙。故旧时妇女信仰碧霞元君特别虔诚,不仅在泰山有庙,北方各地也建有许多“娘娘庙”。鸡鸣驿的“娘娘庙”还在左右配祀送子娘娘、眼光娘娘。

  我所期待的《张仙送子图》,就在西配殿。该殿供奉有张仙塑像,左右两个小童子,一个持弓,一个手托弹丸。壁画《张仙送子图》中,张仙骑白马、着蓝袍,手持弓箭正射向黑色天狗,保佑天上星官顺利降生于民间,并保佑孩子将来能有锦绣前程。

  张仙是中国民间供奉的吉祥神,能够让信奉他的人得子,因而得名“送子张仙”。《历代神仙通鉴》认为张仙有以弹弓逐打凶神“天狗”,保护世人生儿育女的能力。其神姿也与一般神仙不同,一身华丽的贵族打扮,面如敷粉,唇若涂朱,五绺长髯,飘洒胸前,一幅十足的美男子形象。

  旧时,天津不少居民家中把张仙的画像镜框挂在卧室房山、炕灶烟道出口处“送子张仙射天狗”悬架的供板上,供香碗、蜡烛。板上还要设一小瓷碟,内放四五个湿白面球,每日更换,据说是喂天狗的。传说因烟囱冲着天,会有天狗从此钻进屋里,吓唬小孩,传染天花。张仙爷守住了烟囱口,天狗就不敢进屋了,可保佑孩子一年平安。此外,旧时天津还有生男孩“悬弓”的习俗——张仙弓上所夹之“弹”与“诞”字谐音,暗含“诞生”之意,因此,人们将张仙爷奉为专管人间送子之事的“诞生之神”。

  文物专家认为,怀来鸡鸣驿泰山行宫这些壁画,绘制时间大概在清代中晚期。虽然没有落款,但壁画风格与天津杨柳青年画极为近似。有趣的是,“送子张仙射天狗”正是杨柳青传统年画中常见的题材,这似乎进一步印证了文物专家的判断。

  泰山行宫东配殿画的是送子娘娘出行与归来图,共有3只凤凰各驾一辇。泰山娘娘坐在中间的辇上,旁边有一仕女手持绿羽扇相随。长有三只眼、手持火轮和钢鞭的马王爷脚踏风火轮在最前面开道,引领手持各种出行仪仗器物的随从队伍,前呼后拥,声势浩大,极为排场。

  当然,泰山行宫主殿东西两壁之上,48幅完整的泰山圣母、碧霞元君修道图,就更令人称道了!那48幅图,不但画面设计讲究,用笔婉转流畅,画面上下左右分割之处都绘有小景致,如人物、花鸟、瑞兽等物。而且,图上都有文字注释,十分有趣。

  随后,小卢又带我们去看财神庙壁画。财神庙壁画破损比较重,但画中的财神出行、和合二仙、外邦进贡、龙吐元宝等局部画面还比较清晰,仍可看出当年的壁画的精美华丽。外邦进贡的使者着装、肤色、神情各异,贡品有大元宝、聚宝盆、孔雀羽、象牙、珊瑚等琳琅满目,人物与动物神兽的形象无一不是丰满传神。

  泰山行宫壁画与财神庙壁画,是鸡鸣驿壁画最主要的部分,尽显画工笔法的成熟与飘逸,画风中古朴与华美、简洁与精细、彩与墨的搭配都达到了相当高的艺术水平。不知名的绘画工匠,运用民间年画的手法与文人画相结合,把民间神话传说故事表现得淋漓尽致且形神兼备,见证了鸡鸣驿曾经的辉煌岁月。

  听小卢说,当年有人在壁画上抹了一层泥巴,才使这些珍贵的文化遗存免遭毁坏。我想,所谓“有人”,不如说是“有心人”吧。(李立华)

+1
[作者:  责任编辑: 吴广庆 ]
相关新闻
      加载更多
      0100701100100000000000000111073311261667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