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2-14 12:56:42
> 正文

夜幕下的雪场“耕耘者”

2018年02月14日 12:56:42来源: 河北日报

  冬日的崇礼,下午5时天色就已全暗了下来,随着最后一组巡逻队员对雪场进行全面清场后,热闹了一天的崇礼区密苑云顶滑雪场恢复了宁静。

  此时,轰鸣的机器声相继响起,温龙带着他的压雪机车队要出发了——夜间寂静的雪场是属于他们的,20多条雪道需要他们去“耕耘”,直到天亮。

  “一车二车去这边,三车四车去那边。”洁白的雪场里,压雪机主管温龙有条不紊地布置着工作。驾驶员们驾驶着9吨多重、400多马力的“大家伙”向四周奔去。温龙指着距离50米远的雪道告诉记者,这叫“曼陀罗”,是雪场内最长的雪道,约3000米,不仅长,而且坡度较大,这样的雪道对于压雪机工作来说困难最大。一条雪道干下来,起码要两个半小时。

  说话间,只见驶入“曼陀罗”雪道的压雪机,车身立即呈现出头高尾底的状态。“上坡时,驾驶员身体后倾,腰和脖子需要支撑身体保持平衡;下坡时,驾驶员的身体又往前栽,这时需要腿部和胳膊用力支撑,坡度最陡的地方,身体和压雪机几乎和雪道成60度夹角,新手上岗都提心吊胆呢。”

  温龙告诉记者,现在队里一共9人,3名外籍驾驶员负责技术含量高的雪道修建,其余6名驾驶员分成两班轮流上岗,今天他上的是晚班,零点左右换班。

  漫漫长夜,他们就这样驾驶着压雪机,在静寂空旷的雪道上一工作就是6个小时,期间不吃不喝,但是有一样东西却必不可少——收音机。“这是唯一能排遣寂寞和睡意的东西,缺啥也不能缺它,要不几个小时驾驶室里就自己一个人咋过?”温龙笑着说。

  天色越来越黑,山里的风也越来越大。“风大不好呀,这样压雪机犁过的地方容易被吹来的雪覆盖,我们要求犁过的雪道必须平整,而且呈现出‘面条状’,否则需要重新犁,这样会增加很多工作量。”

  温龙今年29岁,别看年轻,却是一名资深的压雪机老司机,在这一行已经干了6年。从学徒慢慢成长为一名主管,其中有他对工作的一份责任,更多的是他对冰雪运动的热爱。“我是土生土长的崇礼人,眼看着崇礼从一个无人知晓的小山城成为即将举办冬奥会的国际化冰雪小镇,我真的为自己的工作感到光荣和自豪!”(记者 刘雅静)

+1
[作者: 刘雅静  责任编辑: 袁丽娜 ]
相关新闻
      加载更多
      01007011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24177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