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9-13 10:19:25
> 正文

“我们要把这片荒山都变成绿水青山”

2017年09月13日 10:19:25来源: 燕赵晚报

  踏着崎岖的砂石路,走进北马峪林场,沿线随处可见长满红枣的枣树,半人多高的板栗树,挂满“黄灯笼”的柿子树……一片丰收在望的景象。“这荒山将来还会是金山银山!”徐改金夫妇对于林场的未来充满信心。

  徐改金铁了心要让林场变样

  说起16年的艰辛,徐改金感慨万千。2001年,时任鹿泉荷莲峪村村委会委员的徐改金到鹿泉南梁庄村的林场参观后,心情久久不能平静:“为什么别人家的林场能发展,我们的林场就不能发展?”

  在老家邢台威县南草厂村的林业队,徐改金当过妇女队队长,对绿树有着特殊的情感,她决定承包300亩林场,“那时的北马峪林场,牛啊、驴啊都上不去,连只兔子都进不去。”站在林场边上,村民敦彦明想起当时的情形还满脸愁容:“漫山遍野都是圪针、杂草和枯树,根本没有路。”

  “承包这样的林场,那不是傻吗?”“种树见效慢,四五年都看不到效益,你家又不缺钱,你非去吃那个苦干吗?”村里人对徐改金的决定非常不解。甚至连她的丈夫和儿子也不支持,当时丈夫邓喜兵在做高速公路的基建工程,干得风生水起,觉得她是瞎折腾。可是45岁的徐改金却铁了心要大干一场!“‘前人栽树,后人乘凉’,虽然短时间看不到什么效果,但是以后子孙肯定能看到!”

  一锹一镐,修出一条小路

  承包下300亩荒山后,徐改金先回娘家学习了嫁接技术。在北马峪林场里有很多野生的酸枣树,她要把这些酸枣树嫁接成北京大粒枣。“我们这片林场,土壤特别好,无论种什么水果,都特别甜。”徐改金说。

  可是上山哪儿那么容易?根本没有路!徐改金就踏着那些荆棘上山,手上、胳膊上经常划一些口子。但她的心思都在酸枣嫁接上,根本顾不上疼。

  “当时上下山太难了!我决定修一条小路!”徐改金找来村里一位村民画出一条路标,然后她就用斧头砍倒那些荆棘,再用锹、镐将地面整平,刚开始自己干,后来又雇了一些村民跟自己一起干。

  一年的时间,徐改金几乎每天都吃住在山上,饿了啃馒头,渴了喝白开水,累了就在山上打个盹儿,山也发生着变化,山间有了一条能走一辆三轮车的小路,几千棵酸枣嫁接北京大粒枣成功。连续三年,徐改金又在山上种植嫁接后的果树,使树木占据300亩林场面积的60%以上。

  看到山上的变化,丈夫邓喜兵也终于想通了,让儿子接了班,跟徐改金一起改变荒山。“老伴的加入,让我信心倍增!”徐改金笑着说。他们后来开始雇用勾机、铲车,对路面进行拓宽和延伸,形成了如今6米宽的砂石路1500米;3米宽的砂石路1200米。

  没有水,只能靠肩挑手提水上山

  随着树木长大,用水量增加。可是山上就一口小旱井,根本不够用。两人向鹿泉区林业局申请补贴,先修建了3个蓄水池,能蓄水280立方米,可是蓄水以后,这里依然没有电,他们又找电力部门请示,延伸低压线,经过努力,2012年从村里把低压线架到山上,安上水泵,解决了部分果树的浇水问题。

  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2013年、2014年,天气大旱,连蓄水池里都没水了。眼看着一些核桃树都要旱死了,徐改金夫妇急得上火。两人只能雇人和他们一起挑水上山,可是山路不好走,他们的努力只换来部分核桃树成活,一些核桃树还是旱死了。“特别心疼,就像失去自己的孩子一样!”徐改金说着流下了眼泪。

  为改变这一现状,夫妻二人又投资12万元,打了一眼120米深的水井。2017年,两人又承包了北马峪700亩林场,继续通过鹿泉区林业局补贴资金引水上山,铺设3000米的水管道,下一步准备上滴灌设备。

  16年间,种下果树5万余棵

  在这16年间,徐改金夫妇在北马峪林场种下果树5万余棵,其中栽种嫁接枣树20000棵,杏树10000棵,板栗10000棵等。

  “他们夫妻俩太不容易了!每天早晨5点上山,下午六七点才下山。家里的二层小洋楼不住,却住在那破烂的石头房里,今年还好些了,终于住在了板房里!”村民胡风琴对他们竖起大拇指,“他们就长在山上,特别到了冬天,要给那么多树剪枝、浇水,经常3个月不下山。”

  “最难的时候已经过去了!现在每年的经济收入能达到15万元,以后肯定会更好!”徐改金说。他们也带动了村民发展,有6个家庭加入了他们的合作社;他们将村里部分人的土地进行流转,每年每亩给1000元,一次给50年,并雇用部分村民在这里干活挣工资。胡风琴就是其中一员,他在这儿每月有1300元的工资。

  徐改金夫妻二人还谋划着更美好的蓝图,他们准备在2018年再承包1000多亩荒山,承包50年,扎根山村,带动村民把北马峪林场改造成绿水青山,改造成金山银山。

[作者: 记者 冯月静 责任编辑: 杜文杰]

相关稿件

0100701100100000000000000111073111216550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