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0-27 09:39:22
> 正文

【寻访他乡河北人】高献书:肿瘤狙击手

2017年11月13日 09:10:11来源: 河北日报

  高献书(中)在为患者家属讲解治疗方案。(资料片) 记者 马 利摄

  【人物简介】高献书,石家庄市元氏县人,现任北京大学第一医院放射肿瘤科(放疗科)主任。他带领的团队确定了食管癌放射治疗临床靶区范围,从此改变了美国2013版食管癌治疗指南,并被各国教科书所引用;主编我国第一部《食管癌放射治疗指南》;2014年在国内首次发表了《前列腺癌根治性放疗靶区勾画共识》。

  在战争中,狙击手总是异常地神秘:他们潜伏在草丛或泥潭中,等到敌人头目出现,精确瞄准,一枪毙敌,既不伤及无辜,又能功成身退。面对肿瘤,北京大学第一医院放射肿瘤科(放疗科)主任高献书把放射线当作狙击枪,对癌细胞进行精准打击,在尽可能减少患者痛苦的同时,做到副作用最小化、效果最大化,堪称癌症治疗领域的狙击手。

  改写美国食管癌放疗标准

  在北大医院第二住院部放疗科,各地慕名而来的癌症患者络绎不绝,其中许多是被其他医院判定失去治疗机会的患者,他们希望能在高献书这里找到新的希望。

  与外科医生的手术刀相比,高献书使用的放射线同样凌厉:“找准定位,调整剂量,就能有效杀死癌细胞。”

  在相当长一段时间里,全世界食管癌放疗都曾坚持同一个标准:亚临床靶区边界距肿瘤边缘5厘米。这个标准来自美国,十几年来无人撼动。

  直到2013年,一个全新标准的到来让医学界为之兴奋:5厘米可以缩小到3至4厘米。

  这意味着食管癌放疗更加精确,不良反应明显减轻。这一标准被写入美国的放射肿瘤学教科书。

  新标准的制定者就是高献书。这位肿瘤放疗界的顶尖高手,成长每一步都打着“河北”标签。

  21岁那年,高献书以优异的成绩留校,成为河北医科大学第四医院放射科医生。每天工作十几个小时,做治疗、写病历、查资料,高献书就像“长”在了医院里,有时一个月都不出医院大门。

  成家之后,高献书从宿舍搬到了与医院一墙之隔的家属院,上班有点,下班无时。每天爱人做好饭,都要给科里打电话叫他回家吃饭,吃完饭把碗一推,又回到科里继续工作。

  上世纪80年代,受制于设备陈旧、技术落后等因素,河北医科大学第四医院放射治疗中,定位不准问题时有发生,严重影响了治疗效果。

  当时,日本和美国的技术在世界范围内遥遥领先。1988年,高献书赴日本信州大学深造。此时,日本已经开始做重粒子射线治疗,与一般的X线放射性治疗不同,重粒子射线到达病灶部位时,释放出巨大能量后可迅速衰减,既能达到良好的治疗效果,又能减少对正常组织的损伤。

  不同患者的照射剂量如何,怎么对准病灶,用于遮挡射线的模型怎么做……高献书从头学起,如饥似渴。

  此后数年,高献书多次到日本、美国、加拿大研究肿瘤放射学治疗。高献书把放疗从不起眼的小配角,不断推向肿瘤治疗的舞台中央。

  河北是食管癌高发地区,高献书接诊的患者中,食管癌患者占比高,高献书积累了大量经验。

  在提高局部治疗剂量的同时,如何减少放射治疗的副作用?高献书在这一课题研究中投入大量精力。不同量的射线,患者呈现什么样的反应?在照射肿瘤时,照射面积大小呈现的效果有什么差异?对于这些问题,他了然于胸。最终,高献书用一个个实例证明,放射治疗可以更加精准到肿瘤边缘三四厘米,效果不变,副作用更小。

  2005年,北大医院放疗科引进主任,高献书成为最理想的人选,医院有关负责人说:“日本医生的精细、美国医生的宏观、中国医生的奉献,他都具备。”

  带领“无名小辈”成长为“金牌科室”

  刚到北大医院,电梯里年轻的小护士看见高献书的胸牌,都十分好奇:“咱们医院还有放疗科?”

  其实,北大医院的放疗科早已有之,只是在声名远扬的北大医院里,成长慢、名气小,不大起眼。

  “放疗的原理是用放射线照射令肿瘤萎缩。照射范围、照射剂量都是有标准的。”初到科里,看着一位医生开出的治疗方案,高献书问:“为什么用这个剂量?”

  那位医生回答:“凭感觉。”

  上任第一把火,高献书从规范化治疗抓起,“要为患者制定最优化的放疗方案。一个好的放疗方案能够在最大限度杀灭肿瘤的同时又最大限度地保护正常组织。”直到现在,科里收治的每个患者,都由高献书亲自审定治疗方案。

  在高献书带领下,北大医院放疗科临床技术水平迅速提高。曾沉寂多年的放疗科一天比一天忙,如今,来北大医院就医的肿瘤患者中,三分之一选择在放疗科接受治疗。

  北大医院是综合性医院,要在与肿瘤专科医院竞争中占据一席之地,就必须打造出专业特色。

  放射治疗在前列腺癌治疗中的地位十分重要,根治性放疗效果可以与手术媲美。高献书带领团队,向前列腺癌的放射治疗发起了冲锋。

  2011年9月,北大医院放疗科联合泌尿外科、影像科成立了前列腺癌放射治疗中心,在国内开创了先河。

  在高献书带领下,放疗科还在亚洲地区率先开展“实时超声引导下前列腺癌放疗”等国际顶尖技术,在全国首次实行“每日图像引导放疗”,以保证每一个前列腺癌患者都能接受精确放疗,每天的放疗误差控制在1mm以内。

  在高献书的带领下,目前北大医院年均治疗前列腺癌患者300例左右,是国内治疗前列腺癌患者数目最多的单位,积累了丰富的临床及科研经验。

  高献书团队还编写了国内《前列腺癌根治性放疗靶区勾画共识》,放疗科前列腺癌治疗已成为国内放疗界的“水准原点”。放疗科已成为全院公认的“金牌科室”。

  推广科学理念让更多患者受益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统计,肿瘤患者中近70%患者需要放射治疗。而我国的肿瘤患者,使用放疗的比例不及美国一半。

  一位山西的膀胱癌患者慕名找到高献书:“做手术能保命,但以后需要天天戴着尿袋子。浑身的尿骚味,怎么往人堆里凑啊?”

  高献书仔细检查后,给他提出了治疗方案:做内镜微创手术联合放疗,不但生命可以延续,依旧像正常人一样生活。

  但这位患者对放疗心怀恐惧:“副作用致命不?听说会掉头发,属于烧伤治疗。”

  不仅患者存在认识误区,许多其他专业的肿瘤医生也对放疗缺乏科学了解,这直接制约了放疗在癌症治疗中的普及。

  “放疗的副作用比手术和常规化疗小很多。全身乏力、食欲下降等是不需要处理的轻微反应。”在北大医院放疗科,几乎每一位医生在治疗的同时,都会给患者普及放疗知识。

  在高献书的带领下,科室不定期举行公益科普讲座,推动社会对放疗的认知。

  相比患者的恐惧,部分医生理念的固化更让高献书着急:明明有更好的治疗方法,却不了解或不愿尝试,结果是一些患者耽误了治疗,过早结束了生命。

  现在,高献书和他的团队一有时间就奔走于全国各地,给基层医生做培训,教给他们先进的诊疗技术。“作为大医院的专家,我有责任把所学所知传授给更多基层医务人员,让更多患者受益。”

  “照射剂量不变,离正常器官近的部位少给,离正常器官远的部位多给,效果更好一些。”与肿瘤打了几十年交道,高献书也在摸索它们的“脾气秉性”,开展了“病灶内局部超高生物学剂量”的研究。

  高献书积极与同行交流自己的研究成果,几乎每个周六日,高献书都行走在基层培训的路上传播他的理念:“在肿瘤的治疗上,不要只盯着肿瘤,更要看患者能否有质量地生活。”

  令他欣慰的是,现在越来越多的医院正在积极引进先进的精准放疗设备,使病人能够以最少的费用享受最好的治疗服务。2015年,全国放射治疗收治患者数比2011年增长61.6%。

  “但这还不够,我还会继续我的推广之路。”高献书坚定地说。 记者 马利

+1
[作者: 马利  责任编辑: 赵博 ]
相关新闻
      加载更多
      0100701100100000000000000111180611219446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