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9-14 08:57:52
> 正文

人物│苏富梅:特殊孩子的特殊妈妈

2017年09月14日 08:57:52来源: 河北日报

  苏富梅在教特殊学校的孩子认识植物。

  苏富梅和特殊学校的孩子一起吃午饭。

  [阅读提示]

  她是孩子们的苏老师。身材瘦小,拥抱起来甚至有点硌人,但总是面带微笑,她不会让孩子们感受到一丁点的不耐烦。

  她是孩子们的苏妈妈。在校的孩子们喜欢让她摸摸头。走出学校的孩子们喜欢找她沟通,让她帮找工作、找对象、主持婚礼,连学生生孩子都要找她跟进产房当翻译。

  从事特教工作整整41年,她一直在为特教事业而忙碌。

  今年,她获评全国教书育人楷模。

  她就是张家口市特殊教育学校校长苏富梅。

  1

  41年,从门外汉到特教领域“教授”

  9月5日,记者在北京首都师范大学见到苏富梅时,作为2017年全国教书育人楷模十位当选者之一,她刚和其他当选人参加完教育部组织的参观回来。

  “从教41年来,她执着坚守特教热土,一心扑在残疾孩子身上,为孩子们撑起一片蔚蓝的天空……”这是2017年全国教书育人楷模评选组委会给苏富梅的评语。

  结束了一天的行程,苏富梅看起来很疲惫。因为长年贫血,她的白细胞和红细胞都低于正常值,身材瘦弱到了拥抱起来都稍显硌人的程度。但说起学校、孩子,她的面部表情马上就会活跃起来。

  “我就是喜欢他们,说不上为什么,从看见的第一眼起就不烦。”

  苏富梅说的第一眼,要追溯到41年前。当时苏富梅初中毕业,因家庭困难,被介绍到张家口盲聋哑学校(张家口特殊教育学校前身)当代课老师。

  刚到盲聋哑学校时,这个年轻姑娘什么都不会,“和聋哑孩子交流需要手语,她比划的我不懂,我比划的不规范。”为了尽快实现和孩子们无障碍沟通,苏富梅开始拼命练习手语。

  向老教师请教,找手语好的学生学习,在学校练,回家练……那段时间,苏富梅的母亲看她每天到家也不言声,只管一个人比比划划,不禁发起愁来,认为“这闺女魔怔了”,生怕她找不着对象。

  半年之后,苏富梅就成为学校开大会时站在主席台上的同步手语翻译,还被聘请为张家口市第二届残疾人联合大会的手语翻译。

  采访进行中,苏富梅说到兴奋处,会不由自主地比划几下,这是多年教学养成的习惯。她生怕坐在对面的交流对象不明白。

  让学生明白,还要让别人明白学生表达的意思,这是特殊教育的初级目的。

  一部分特殊学生,来到学校时都十多岁了,有的甚至不会说话,不能完整地表达一个句子。

  “有的家长送孩子来时抹着眼泪跟我说,孩子现在什么都不会,话不会说,字不会认,家长老了、死了,孩子怎么办?”苏富梅说,“攥着家长的手,我也着急。这么大了,再不学就过了最好的时候,可得抓紧。”

  从吹纸条、闻花开始练气息,“就这样,锻炼舌头。”苏富梅张开嘴,努力让舌头动起来,给记者演示训练过程。

  教特殊孩子认识事物,和普通的教学很不同。要教“爸爸”,就要孩子们带一张自己爸爸的照片,不然有的特殊孩子可能会认为“留平头的男的”都是爸爸。认识“杯子”,老师在课堂上就要拿一个杯子,但有的特殊孩子只认为课堂上的这个杯子叫杯子,换一个则不认识了。

  “讲、看、演、练,都是磨出来的。”苏富梅要教“理发”两个字,就带着孩子们去理发店。教“商店”就带着孩子们去商店。教“洗澡”就真带着孩子们去洗澡。“我一个人领着一群孩子去洗澡,那么多人一点声音都没有,我手语翻译给孩子们解释,这是什么,那是什么……”时常遇到人议论,“看啊,一个大哑巴领着一群小哑巴。”苏富梅就假装没听见。

  时光不会亏待任何一个努力前行的人。

  2016年,当了12年特级教师的苏富梅评上了正高级教师,相当于教授。但在她看来,对自己工作更大的肯定,是“让特殊学生尽快进入社会,适应社会”。

  不久前,苏富梅的学生参加了央视节目的录制,一群视障学生表演的舞蹈《触梦》获得了“《群英汇》栏目荣誉返场”的邀请函。今年3月,她的7名学生还代表中国赴奥地利参加了第十一届世界冬季特殊奥林匹克运动会雪鞋跑和雪地狂奔项目,获得5金、3银、4铜的好成绩。

  一名学生家长得知孩子成了世界冠军的消息后,激动地抱着苏富梅大哭:“我都没想过孩子还能有这一天!”

  说到学生的这些成绩,苏富梅就格外精神。“他们说我说起学生就亢奋,我就是亢奋。没什么比通过老师努力看到学生有出息,能在社会上立足更让人高兴的事了。”

  2

  走出校门,她是孩子们的苏妈妈

  很多人看到特殊孩子时,眼神中会流露出异样。

  但在苏富梅的小女儿张丽群眼里,她的母亲从来都没有这样的概念,“她对特教学校孩子的爱,甚至超过了对我们姐妹俩。”

  1983年,苏富梅怀了双胞胎,穿36号鞋的脚,肿得套上了41号鞋。学生看她坐板凳批改作业腿肿、脚肿,就替她把板凳放倒了坐,可以把腿放平些。等苏富梅要站起来时,俩学生早早跑过来搀她,一边一个。

  两个女儿7月21日出生,这年学校7月20日放暑假。苏富梅愣是坚持到放假,一天没歇。

  苏富梅的付出,孩子们都记在了心上。

  青春期的男生不好管,特教学校的学生更不好管。有时老师说得快,手语跟不上时,个别男同学听不明白就容易激动,甚至会动拳头。在很多特教学校,老师们都挨过学生的打。苏富梅说,她印象中很少有男同学这么对自己。问她为什么,她脱口而出,你要尊重他们。爱他们,坐下来跟他谈,他会懂,他也会爱你。

  所有的爱都是相互的。

  从1998年接任校长,苏富梅每天早7时30分到校门口迎接师生,每天都有学生一定要跑到苏富梅的身边,专等着让苏富梅摸摸头。学生换了一茬又一茬,这个情景,却每天都在张家口特教学校上演。

  每次,轮到苏富梅值夜班、要住在学生宿舍时,学生们总会跑前跑后帮苏富梅抱被子。孩子们还相互打听,苏妈妈什么时候到我们宿舍来?

  她对孩子们的爱,也得到了家人的认可和支持。

  苏富梅的老父亲患病入院期间,每到苏富梅陪床,老人早上5时许就推醒她。“让我赶紧走,快去看看学校的孩子们。说‘他们离开你不行,我还有你弟弟’。”说到这,苏富梅眼圈红了。

  如果说校内对学生的关爱如何做都是分内的、应该的,那么苏富梅把对特殊学生的关注延伸到毕业后,更对得起“苏妈妈”这个称呼。

  苏富梅参加过绝大多数学生的婚礼,不但要随份子,还要上台主持当司仪,口语手语一肩挑。

  结婚前管,结婚后的家务事,她也管。有一次,一个学生和婆家闹矛盾,“一个电话打到学校,我和学校书记大晚上直奔宣化。张家口这边冬天冷得出手冻死人。我们赶过去,听完婆家老人的意见,再用手语劝学生。”都说清官难断家务事,苏富梅他们说完这边劝那边,忙到大半夜,才把家庭矛盾调解好。

  学生们在人生道路上遇到的问题五花八门,苏富梅有时也得现学习现帮忙。曾有一个学生找到苏富梅,请教父亲生前留的房子怎么过户。苏富梅经过仔细询问才知道,原来多年前,学生已经收取了大哥的10万元钱,答应不再参与分割房子。现在随着房价上涨,学生又动了心。苏富梅请教专业法律人士后,把有关法规逐句翻译给学生,又反复做工作,最终把一个潜在的家庭矛盾调解了。

  还有一个学生,妻子也是一位聋哑人。等他们的孩子要出生时,苏富梅特意跟着进了产房,随时把产妇的感觉、诉求翻译给医生,再把医护人员教授的照顾孩子的技巧翻译给小夫妻。外人看着,甚至以为苏富梅是位精通手语的娘家人。

  “自己手把手教出来的,一路看着他成长。他稍微遇到点磕磕绊绊,我都恨不得赶紧搭把手,还能看着他作难?”苏富梅笑呵呵地说。

  3

  立足长远,她送特殊孩子念大学

  教育不仅开发心智,还能让这些特殊的学生走出校门后有能力在社会上立足。

  苏富梅记得,当年曾有一届非常优秀的毕业生,被统一分配到张家口一家皮鞋厂就业,从事的都是流水线上的工作。可没想到才过了一年,厂子倒闭,学生们面临失业。

  这对苏富梅触动很大:特教学校的学生,如何残而有为?孩子们9年学业结束,文化程度没多高,再加上身体残疾没有一技之长,坐等社会挑选总是被动,教育的方向是不是该调整?

  其实,此前全国特教领域已经进行了一次改革,8年周期的教育改为9年,设置了和义务教育阶段一样的课程。

  苏富梅和学校的老师们一起研究,要以9年教育为基础,进行上下延伸的改革。“上,能念大学,学职业技术;下,开办聋儿语训班,尽早使学生实现语言康复。”

  早在1996年,张家口特教学校就在全省开办了第一家盲人中医按摩班。刚开办的时候,两年招生一次,一次招收十多名学生。当时北方的服务业还没起步,毕业生大多南下,靠按摩技能就能拿到不错的薪酬,在那时可谓高薪。等这些学生在外打工几年,攒了点钱开设自己的门店,苏富梅就介绍下几届的师弟师妹们过去工作。

  李爱民是其中一名毕业生,如今在张家口开设了两家按摩店,全家都到店里帮忙,小日子过得风生水起。

  如今,按摩班一年招生两次,学员能拿到文化和医疗两个毕业证,都能实现就业。现在,苏富梅结合校内三类残疾儿童的特点,开展针对性的职业技术教育:盲生开设中医按摩职业中专班,聋生开设美容美发、足疗按摩专业,智障学生开设家政、烹调等课程。

  职业教育的成功,激发了苏富梅更大梦想:全国各地多所高校开设了特殊教育学院或专业,接收特殊孩子的学校多了,考上学的概率大了,要培养特殊孩子也去读大学!

  苏富梅带着同事一趟一趟地跑北京第四聋人学校、天津聋哑学校等兄弟学校取经,又一趟一趟地到招收特殊教育生源的山东泰山医学院、长春大学、天津理工大学、北京联合大学等高校学习考察。“没经费,大家就住地下室,想尽办法省吃俭用。”

  回到学校后,他们开始给学生开小灶补基础知识。2008年,张家口特教学校2名学生考上长春大学本科。

  “一所特教学校也有能力让孩子们考上大学了!谁都想不到我们能这么厉害,一下子出俩。”苏富梅说起这次“破天荒”的突破,眉飞色舞。

  之后,他们又实现了一个又一个零的突破:盲生本科突破,高考升学率百分之百,本科录取率百分之百……迄今为止,学校已有103名学生升入了高等学府,实现了上大学的梦想。

  升学率上去了,人才缺口凸显出来。直到2005年,学校还没有一名全日制大学本科毕业的老师,要教高中课程,非常吃力。

  苏富梅要给学校引进人才,她把目光首先投向了本校考出去的毕业生。“本校走出去的毕业生再引回来,对学生更有激励意义,也是榜样。”

  本着这样的考虑,曾在张家口特教学校接受过小学教育,自学考上长春大学的盲人毕业生单海军进入苏富梅的视线。给单海军跑编制,帮他的爱人安排工作,苏富梅忙前忙后。“我就是想让其他学生看到努力的希望,努力不但可以考上大学,还能有一份好工作。”近几年,苏富梅先后引回3名本校出去的大学毕业生回校工作。

  苏富梅说,一切能推动特教学校发展的路子都要蹚一蹚,一切能提高特教学校水平的办法都得试一试,一切能优化特教学校教学质量的渠道都要走一走。

[作者: 白 云 责任编辑: 郭梦林]

相关稿件

01007011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1660877